《思想坦克》笨蛋!问题在于标籤化,而不是歧视

本文作者为何明修,原文标题:笨蛋!问题在于标籤化,而不是歧视,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日前国民党台北市长候选人丁守中指出,「男性、无婚姻、独居、失业、缺乏亲密友人等特质」是属于犯罪高危险群,有可能虐童、随机杀人。

为了强化妇女与幼童安全,应由医疗与社福机构访查,以掌握这些「不定时炸弹」。这种歧视性言论引发争议。丁守中原先宣称这是根据大数据的调查,后来改口是引用卫福部的研究报告,最后他赶紧公开承认失言,避免持续影响选情。

丁守中的声明强调,如果造成某些人的不舒服,他愿意道歉。讲白了,他在意的是那些经常自称是交不到女朋友、找不到好工作的肥宅,因为他们的声音往往主导了网路论坛。将乡民一股脑儿打成变态罪犯,等于是向天下网民宣战,肯定是不智之举。事实上,在晚近台湾的无差别杀人事件爆发之后,一些政治人物经常将问题指向那些单身独处、缺乏亲密关係、沈迷网路游戏的男性,要求积极管制这些「边缘人」。根本不需要大数据研究,亦或引用官方资料,丁守中只是想讨好饱受惊吓的家长选民,他保证已经找到潜在犯罪份子,接下来只要紧盯着他们,台北市小朋友的安全就可以受到保障。

候选人要争取各界选民的支持,本来就是民主选举的常态,也是政治改革的动力之一。不过,丁守中的改口显然只是着眼于歧视所带来的「不舒服」,而没有意识到更严重的标籤化(labeling)问题。

歧视即是先入为主的成见,以某些人所属的的群体特性(独居、失业),来推论其个体行为(虐童、随机杀人)。很多普遍存在的歧视并不是不符合客观现实,男性的犯罪率与自杀率通常比女性还高,但是这不是因为有睪丸比有子宫更为危险,而是因为男女的社会处境不同。歧视的宣称有可能是符合经验事实,但是因果推论却可能是错误的。独居失业男子容易犯罪,但是原因很可能是来自于更广大的社会因素。很有可能他本身是来自于弱势家庭或是偏乡地区,如此他才独居与失业,而进一步走上犯罪的不归路。因此,歧视的问题并不在于错误指控,而是不负责、取巧投机的锯箭法。要监控独居失业男子,总是比消除家庭弱势或是城乡差距更可行,就如同治标比治本更为容易。

如果说歧视是笨,那幺标籤化则是十足的坏。一项社会科学的根本发现即是,我们的生活是高度依赖于我们所共享的想法与认知,而不只是立基于某些客观现实。主观因素是重要的,因为我们经常依循这些规範与期待,而调整自己的行为。我们如何认识与理解这个社会,其本身就构成了这个社会的一部分。因此,社会科学经常提到自我实现预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之现象。

《思想坦克》笨蛋!问题在于标籤化,而不是歧视

也就是说,当一个未来的台北市长宣称其独居失业的男性市民是治安危害时,其后果就是促成其宣称的实现。一旦这样的言论被公然表述,而且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独居失业的男性有可能备受排斥,使得他们处于更为边缘化的情境,因而更愿意铤而走险。其他市民也将他们当成潜在罪犯,不愿意聘用、贷款或是租赁房舍,如此将会加剧其边缘化的处境。

标籤化作用已经在社会科学成为既有的发现,许多大学一年级教科书都会提到。犯罪学研究有个标籤化学派,他们强调偏差行为并不是因为其本身是邪恶,而是来自于强势社群的看法与定义。美国都市黑人男性之所有高犯罪率,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别人认为他们容易犯罪,因此,他们特别容易被逮补与判刑。社会工作研究也很早就是发现了所谓福利依赖(welfare dependency)的现象。政府提供的各种救济措施,原先只是为了协助身陷紧急苦难的公民渡过难关,但是施行结果却创造出一群不愿自立自强的依赖者,他们被认为、也被期待成为永远的弱势者。

上述的学术研究成果都是源自于二十世纪的社会科学,时序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这些重要的发现不可遗忘,也不能因为政治利益,而扭曲学术研究成果。我特别强调这一点,因是为丁守中长期在台大政治系担任兼任教授,算起来也是社会科学院的同事。以其的美国博士的学术资历,丁守中应该不会知道标籤化的问题。我期待他回归学术研究的求真求实的原心,不要成为媚俗反智的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