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从《我们与恶的距离》和《国际桥牌社》看台湾处境

本文作者为洁西卡,原文标题:从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和《国际桥牌社》看台湾的过去与未来,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90 年代有一种说法,彼时刚刚解严,密集的国会全面改选节奏,使每次选举都是关键时刻(moment of truth)。因为在一次次选举结果的反覆确认中,台湾社会的民主和开放呈现一种螺旋式的上升,让我们看到自己的存在。

到了 2019 年,在社群媒体和外部因素的包围影响下,选举结果透露的讯号已经不容易判读,反而台湾社会往前行的节奏感,时因选举纷扰而变得不确定甚至蹒跚难行。

就在社会仍在为去年底选举结果而迷茫的此时,幽暗的黑夜似乎透出一丝微光,那就是近来受到热议的台剧风潮。台湾戏剧长期活在清新却大致雷同的华剧偶像剧和製作成本偏低的长寿本土剧的二元世界里,但这几年在文化部和新一代影视工作人员的努力下,我们共同见证了一批有独特台湾特色的台剧正在诞生。

戏剧不须文以载道,但能够打动人心的戏剧必然有清楚的社会脉络。今年两齣受到瞩目与期待的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让我们看到台湾社会的複杂面向和文明成熟度,另一部《国际桥牌社》则让我们看到台湾的民主是如何在独特国际处境奋斗出来的。

守在各式屏幕前又哭又笑,突然之间,台湾社会的存在感清晰无比。什幺是当代台湾人的存在感?借用前民进党前青年部主任、已成功转型为大稻埕创业规划家的周奕成所说法:

什幺叫普世价值?一个社会最需要的优先顺序是不是人权,决定事情的程序是否民主开放,有没有空间容纳多元意见,以及,这些看似抽象的标準被什幺样的制度给实质规範和保障,建立及守护这些制度的人们又是抱持什幺信念,这些都构成普世价值的几何立体面,原本冷冰冰无感情,身在其中亦视为理所当然。

《思想坦克》从《我们与恶的距离》和《国际桥牌社》看台湾处境

在《我们与恶的距离》一剧中,藉由具体人物的刻画和剧情的铺陈推动,当戏剧力到达与观众心灵产生共鸣,这个立体结构就蜕变为宝石,在每个面向都散发出台湾社会独特的光彩。是的,我们生活在台湾,我们承认每件正确和错误是都是整体社会的一部分,我们愿意用整体而不是局部来思考问题。

在真实生活中,的确有越来越多专业人员为改变身心症患者刻板印象而努力,在新闻中偶尔可见为加害人请求人权的被害人家属,为死刑犯义务辩护的律师在台湾不是譁众取宠,这是一小群人的使命。在观看《我们与恶的距离》的过程中,我们屏住呼吸,释放感情,相互确认了台湾就是这样一个如宝石般发光的社会。

另一方面,什幺叫独特的国际处境?举个例子,目前正是中美贸易战进入最后协商阶段,最近也发生了对岸共机二十几年来首度飞越海峡中线。在中国刚提出一国两制、离台湾选举尚远,中方此举未必针对台湾,而更有可能是要向美方展现中方的谈判筹码。

如果複杂的现实留给战略专家解读,关于台湾独特国际处境,去看看台湾第一齣政治职人剧《国际桥牌社》可能会令人恍然大悟,这部戏以台湾 1990 年代由威权到民主的政治历程为背景,由一艘由福建开来的走私偷渡渔船搁浅揭开序幕,两岸在处理此事过程中意外开始破冰接触,也引发了美国和周边有事国家日本的高度关注。

在本剧中我们将会看见,当时的政治领袖除了应付多变的国际处境,也从无一刻放弃打造台湾自己的政治进程。台湾虽然是以独特的地位和国际连动,但终究命运是被自己所决定的。

换个角度,能够了解自己的独特国际处境,才有能力用正确方法去守护社会所继续推动的普世价值。现在想当政治领袖的人再狂妄也不能幻想以己之力操弄民意,因为台湾的走向牵动着国际间多国利益。地缘政治不变,权力逻辑不变,历史终将无限逼近现实。我们将在《国际桥牌社》看到的,正是台湾赤裸裸的存在掣肘与奋斗挣脱之路。

而在全球化新兴网路平台的推波助澜下,台湾政治剧不只能让国民了解自己,更能让全世界的人也看到台湾的存在。当新兴网路平台像海啸般打乱了全世界的影视圈,世界上任何一部作品都有独立「征服」世界的可能,只要拟好策略无名小卒也可以往前冲,国际区域热点台湾一路走来的故事不无可能成为全球观众的「冰与火之歌」。

台湾观众对政治新闻本来热衷,近来由于中美贸易战,各国观众对于台湾的故事兴趣加深,加上东亚观光客变多,也为台剧在网路平台的全球观赏粉丝奠定基础。台湾官方如以综合策略考量,政治剧当或可做为「在家烧卖、出国外卖」的主力投资戏剧类型。

试想,如果有更多台湾製片团队,以台湾各地选举故事、长久以来直面中国第一线对决为背景,创作各种政治戏剧,甚至以党外前辈林义雄、地下电台教父吴乐天等人为主角,发展悲喜人物电影,在此过程中逐步建立工业化的产製流程与国际合作机制,将有机会让台湾在新的全球影视产业链版图中,投影一块清楚可辨认的位置。

同时戏剧也会是最好的文化国防,藉由不断争取国际观众,让全世界透过精采戏剧,在情绪感染之中了解台湾处境,那将是台湾最好的软性防御措施。也期待有更多台剧让我们看到自身存在,帮助我们面对纷扰选举现象,能够沉澱思考做出正确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