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届奥斯卡入围名单甫公布,入围包括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与男配角等五项大奖的《幸福绿皮书》,早在感恩节假期就在北美温暖人心。拿下第76 届金球奖音乐及喜剧类最佳影片,《幸福绿皮书》以诙谐轻鬆的口吻,谈论种族议题与一段真挚的友谊。

英文片名「Green Book」源自「黑人司机绿皮书」,是一本于种族隔离时期每年为黑人发行的旅游指南。主要记载全美各地「黑人友善」场所,如饭店、加油站与餐厅,以帮助非裔美国人应对种族歧视。《幸福绿皮书》改编自真实故事,讲述知名非裔美籍钢琴家唐‧薛利(马赫夏拉阿里 饰)準备前往美国深南部巡迴演出,为了人身安全,他雇用一名义裔美籍保镳「大嘴」东尼(维果莫天森 饰)当司机。东尼的行为举止与用字遣词让薛利看不惯,而东尼也是位歧视黑人的白人,两人原本互看不顺眼,在旅行的相处过程中,渐渐放下对彼此的偏见,发展出超越肤色、阶级、种族与社会藩篱的友谊。

「光有天才还不够,还要有勇气,才能够改变人心」

《幸福绿皮书》放眼金奖!两大戏精以诙谐轻鬆谱出动人友谊与种族悲歌

同样是真实故事改编,薛利博士与《12 Years a Slave自由之心》的主角所罗门一样都是音乐家,也同样居住于对黑人友善的北部。不过,所罗门被绑架卖做黑奴后,却怎幺也无法证明自己的自由民身分。在《幸福绿皮书》里,东尼询问薛利博士的三重奏伙伴,为何博士要跑到南部来,获得这句答覆。即便贵为世界顶级的音乐家,在台上受人爱戴,下了台薛利博士也只是另一个「黑鬼」,不能与宾客同桌用餐,甚至连洗手间也得分别。博士经常指责东尼诉诸暴力与意气用事,但他自己又何尝能够对这些不公不义的对待视若无睹呢?他坚持保有尊严,并维持他的原则,是他平常心看待这些歧视的方法。东尼后照镜里的薛利博士经常在思索事情,可能他无时无刻不问自己「到底为何要到南方来」,也或许这些难言之苦是博士经常喝闷酒的原因。

五月天倔强的歌词唱道:「当我和世界不一样/那就让我不一样/坚持对我来说/就是以刚克刚」即使薛利博士的天才不足以改变人心,他仍不放弃企图改变与找寻自己定位的机会。

《幸福绿皮书》放眼金奖!两大戏精以诙谐轻鬆谱出动人友谊与种族悲歌

一名好的演员演什幺像什幺,而当一部电影拥有两名优秀的演员,便可说是非看不可了。以影集《House of Cards卡牌屋》、《Luke Cage路克凯吉》与电影《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班杰明的奇幻旅程》闻名,并以《Moonlight月光下的蓝色男孩》拿下最佳男配角的马赫夏拉阿里,在片中饰演学养丰富的音乐家。将其压抑的心境在眉宇间展现,能收能放的演技除了让他收下一座金球奖之外,也再度入围奥斯卡最佳男配角。至于男主角则是由以《Captain Fantastic神奇大队长》提名金球奖最佳男主角,以《Eastern Promises黑幕谜情》获金球与奥斯卡男主角双料提名,并在《The Lord of the Rings魔戒》系列饰演亚拉冈的丹麦裔美国籍演员维果莫天森饰演。近日疯传克里斯汀贝尔表示,自己再也不要为戏剧烈减肥或增重了。其实,敬业的莫天森也为了《幸福绿皮书》勤练义大利口音,并透过甜食与宵夜增重20公斤,而拍摄《魔戒》期间也曾因为下戏后在回家路上练剑而被警察关切。

两位演员在《幸福绿皮书》里的表现可说是他们经典角色的交换呈现。阿里在《月光下的蓝色男孩》里饰演毒枭,徘徊在社会底层;莫天森在《魔戒》中演出王者,谈吐间气宇轩昂。而在本片中,两人的身分地位恰好相反。在当时时代背景下被认为从事低下阶层工作的薛利博士,才是两人中较具气质且教育水準较高的,而东尼则是既暴力又粗俗。观影过程中,完全看不出两名演员自己的影子,可谓上乘的演技,能够将大半时间都是两个男人在车上对话的公路电影演绎得如此动人,除了电影本身触碰的敏感议题之外,可望镀金的两人可说是功不可没。

「世上有太多不敢踏出第一步的寂寞之人」

《幸福绿皮书》放眼金奖!两大戏精以诙谐轻鬆谱出动人友谊与种族悲歌

由于电影以东尼的视角为出发点,虽说有提到博士有一兄弟,但对他的背景并无太多着墨。就像两人争执时,东尼所言:「你住在城堡里,而里面只有你自己。」对薛利博士来说,多数时候这是种保护色,但就算到了最后,电影也没有呈现博士究竟有没有与失联多年的兄弟连络,只知道他欣然接受了东尼的邀约,到他府上作客,度过一个不寂寞的圣诞节。

从阿里的演绎我们可以看出,薛利博士是个不卑不亢的人。因着他过人的才情,他能够自信地说出「不是每个人都能弹好萧邦,到我的程度」,但他也不居功,而是明白自己的好运源自当年一位好心人对他的栽培。即便面对歧视与危险,他也鲜少显露出不安,但他却担心东尼或许会为了更高的酬劳而离开自己。除了在当时境遇下的博士极需要东尼的保护之外,也因为两人已经能彼此体谅并成为这段旅程上称职的伴侣了。可能薛利博士还无法踏出与兄弟连络的那一步,但他挽留东尼的话语以及接受圣诞节的邀约,已经是他踏出城堡的很大一步了。


「如果我不够黑,也不够白,更不够man,那我是什幺?」

《幸福绿皮书》放眼金奖!两大戏精以诙谐轻鬆谱出动人友谊与种族悲歌

由于改编自真实故事,两人肤色、阶级与种族的交错并非戏剧效果,但这样的安排也点出了不少伤感的现实。电影《Blindspotting 盲点》里同样提到白人与黑人的友谊,即使从小在黑人圈打滚的白人也不敢称呼自己的黑人死党「黑鬼」,而在白人多于黑人的聚会中,他自然流露的举止却被「误认」为是刻意模仿且装模作样。如同《幸福绿皮书》里,既看不起黄种人又歧视黑人的东尼,因为义大利裔的身分,其实也不容于某些白人至上主义者眼里。不同的是,博士与东尼面对如此处境时的态度,以及事件发生的频率。薛利博士不论是站在南方的田园旁,抑或是在上流社会的宴会里,总是格格不入。当他面对自己的身分认同情绪崩溃时,东尼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对他说「你就是你」,反倒是在两人毅然决然离开不肯变通、坚持歧视的饭店经理,转而前往一间黑人友善酒吧用餐时,东尼充满骄傲的对酒保说「他是世界上最顶级的钢琴家」,在那一刻,博士再也不需要假装自己已达白人阶级,也不需为了「了解同胞」而勉强自己接受不习惯的事物。

《幸福绿皮书》放眼金奖!两大戏精以诙谐轻鬆谱出动人友谊与种族悲歌

片中也忠实呈现了很多对黑人的偏见,只是比起其他带有恶意的对待,这部分多以与东尼的幽默互动来带出。例如:黑人爱吃炸鸡,但事实是薛利博士一生都没吃过炸鸡,却在前往豪宅主人家时受到「询问过帮佣们」的美食款待,事后也证明了他们只是不愿与其共用厕所,自以为高尚文明的白人。博士与东尼的词彙使用也创造不少笑料,而在薛利博士真心指导东尼的写作与咬字之后,真实社会中,东尼不但成为演员也与人合着书。同时,相较之下较为开明与有学问的妻子,则是在见到博士的瞬间便了解,过去几封信都是由他巧手提点过的。以诙谐轻鬆的方式,表达两人如何从一开始的互看不顺眼,到后来相知相惜的友谊,不仅不予人如《自由之心》与《盲点》的沉重与压迫感,还能点出当年的黑人处境,实属不可多得的种族议题作品。



图片来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欢看电影,热爱吸取电影资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专业,理性介绍电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欢的男女演员,就会无法自拔的从影痴变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