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民主防卫是假议题吗?

本文作者为陈信仲,原文标题:民主防卫是假议题吗?,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最近,由于公共舆论界的讨论与相关领域研究者的提倡,立法院开始有许多关于民主防卫的立法。然而随着民主防卫的进程逐渐发展,也出现许多批评的声浪。这些批评多半指称「民粹破坏民主是假议题」或是「民主防卫本身违反民主」。

《思想坦克》民主防卫是假议题吗?

身为民主防卫倡议者之一,笔者深感有义务去挺身为这个襁褓中的政策理念辩护。并且这样的辩护,具有思想史的重要意涵。因为对民主防卫的批评,曾经有思想家热切地呼吁过,藉由这个机会重新反省、审视一下民主防卫这套思想可能遭受的批评,也不失为一个宝贵的课题与重要的参考。

关于批判民主防卫的名作,是横跨日本战前战后的重要政治思想史家,丸山真男所写。那是写给他某位主张民主防卫的自由主义者的朋友所拟的信,题为〈给自由主义者的一封信〉(ある自由主义者への手纸)。他在这篇文章,提出关于与西方民主不同的,日本民主危机的社会起源。本文想从这篇文章提出的分析,与日本民主状态做出对比,讨论台湾的民主是否有防卫的必要。

日本的案例:「外来」的民主、「本土」的威权

〈给自由主义者的一封信〉是丸山真男写于 1951 年的作品,当时正处于美国为首的盟军最高司令官司令部(GHQ)佔领之下的日本,被划分在冷战时期的民主阵营之中。面对日本国内方兴未艾的左翼运动,丸山真男的自由主义者朋友,对于他竟不坚决与典型极权主义的共产主义战斗,吐露了不满与批评。

丸山真男对此的回应,首先就是要他的朋友不要用抽象概念教条式地观察政治现实,必须要贴近日本的现况进行分析;否则那幺简单地贴标籤,只是要人对共产主义进行「踏绘」(德川幕府为了让人背弃基督教效忠幕府,让教徒踩基督画像的仪式),就能算是民主的证明的话,那希特勒、墨索里尼、佛朗哥、东条英机就是最大的民主支持者了。

再者,熟稔日本政治思想史研究的丸山真男指出,根据日本自身社会与文化脉络,相对于西方独裁者对于民主的公开破坏,日本更该担心的是上司(ボス,Boss)或者家父长对于民主的腐蚀。因为日本的人际关係就是以日本的家庭为原型,小至家庭、大到公司与社会,都有家庭或「拟制家庭」那样传统上下位阶的权力关係,

这种「上司的支配」深深影响了日本人的思想与判断能力,在领导者与服从者之间「一团和气」(和気蔼々)的自由讨论,往往都是出自这种背后潜藏幽微强制与暴力的「上司的支配」,这样的后果往往会侵蚀民主,使得民主的前提—真正的自由讨论无法实现,而且上司支配这种源于日本传统的上下位阶的关係,或者说与天皇之间的距离(丸山真男利用尼采的概念─ das Pathos der Distanz,距离的激情─来加以形容),正是大日本帝国极权统治的机制。

最后,丸山真男之所以认为,左翼的言论与行为不该被取缔,有两个原因。其一较为学究,因为马克思主义与基督教被丸山真男视为日本真正的启蒙思想,日本虽然接受许多外来的思想,却会被一般人当作「日本文化也出现过类似东西」的佐证而被轻视,马克思主义是日本人真正得以反省自身文化与思想的契机,不该强加取缔。

其二是因为,以防卫民主之名进行取缔的口号,像极了大日本帝国时期各个势力以民主防卫为名,数十年来将受宪法与法律所保障的劳动群众的组织行动一一限制的光景。而民主这个制度在日本甚至还没真正落地生根,重要的其实是让外来的(至少是由盟军总司令部所带来的)民主能够扎根于日本的土壤,让自由讨论可以获得实现。

由此,丸山真男认为,由于日本的民主作为外来的思想并没有在日本扎根,可是家父长的威权或者上司支配却深深地附着在日本传统的文化之中,在这样威权的本土文化之下,民主防卫很有可能落为当权者实施威权的藉口与手段。丸山真男并不否认民主防卫这个概念的正当性,只是在他眼里,

台湾的现实:「外来」的威权、「本土」的民主

那幺,在台湾延伸至今的发展轨迹又是如何呢?如果顺着丸山真男的分析方式,当前的台湾,有民主防卫的必要吗?

众所周知,台湾也出现过箝制人们言论与思想自由的国民党威权政府,不过那是外来政权,这样的威权统治形式并不内在于台湾固有的社会文化脉络当中。换言之,现在民主化后由本土政权所执政的政府,就算为了捍卫自由民主的基本秩序,而制定相关的法案、进行有关的倡议,我们也有理由相信,藉由争取言论自由与民主的党外运动出身的民进党政府,并不会像大日本帝国一样,为了收拢权力而限制人民自由。

《思想坦克》民主防卫是假议题吗?

再者,虽然台湾是移民社会,又受到多重外国的殖民,难以做出丸山真男那样整体的政治思想史的分析,我们很难说台湾的传统「本来」就是民主的。但「现在」台湾所具备的民主精神与实践,却的确有近百年台湾人自身参与的轨迹,从日治时期的政治运动,到现在方兴未艾的社会运动,

并且,虽然台湾社会亦如东亚社会深受到儒家文化影响,台湾上司支配的情形却不如日本那样严重,在申诉频繁、人们对自身权利的捍卫更有意识、个人自由成为共识的台湾,高度自由讨论的实情应该较为可信,台湾蓬勃发展的公民社会,长期也都是民主运动最为坚实的后盾,总的来说,台湾社会与台湾人仍然具备了较好的民主环境与条件。

儘管如此,近来沸沸扬扬的「发大财」经济民粹,仍然让台湾有步向民主自杀的危机当中,因为该经济民粹的领袖,来自于曾有过威权惯习的国民党,大肆宣传该民粹领袖的媒体,背后更是世界公认的外来中共极权政府,我们正面临双重外来威权的威胁。

《思想坦克》民主防卫是假议题吗?

试问;台湾民意是否有被操弄进而支持签订和平协议的危险?统一以后是否还能保有民主与自由?只要我们看看香港人义无反顾地上街抗争,应该都有心知肚明的答案,民主防卫在「外来威权威胁本土民主」的脉络之下,应该都是不证自明的当务之急。

反对民主防卫的丸山真男,在后来的六八学运与学生发生严重冲突、甚至被学生斗争,从而忌惮于大众社会与民粹时代的来临,导致作为自由派政治学者的他,晚年不再主张自由主体的国民或公民社会等等的概念,这毋宁是历史无情的讽刺与悲剧。

如果我们不想经历同样的讽刺与悲剧,就不应假装统一后还有自由民主,也不该以为放任亲中媒体和政党不会有伤害。我们坚持民主防卫,只是把台湾内部长期以来民主与反民主、独立与统一矛盾共存的、用言论自由包装的、虚假的「一团和气」给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