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台湾民众党的议题空间有多大?

本文作者为王宏恩,原文标题:台湾民众党的议题空间有多大?,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台北市长柯文哲带着仍可观的支持者成立了台湾民众党。从柯文哲的政治前途来看,成立政党是合理的策略。因为他人气仍在,组党进攻不分区立委的话,可以在立法院组党团进行党团协商,还有选举补助款。让他就算卸任市长后还能继续影响政局,假如两党不过半的话甚至有幸可以当关键少数。

《思想坦克》台湾民众党的议题空间有多大?

但选举的计算不只是立法院几票。过去台湾上百个大大小小的党,好多政治明星来来去去,还有大家从小看着选到大的宋伯伯。

柯文哲想多成立一个新的党,这个党马上面临的困境就是蓝绿光谱。无论是学术或者实务,统独议题影响了大多数的政治讨论与政治表态,甚至连不表态也是一种表态。当然,蓝绿斗争最大的源头还是因为中国想统一台湾。假如在中国不主张统一台湾的状况下,过去民调显示,台湾民众有八成支持独立(也就只是单纯把中华民国改名叫台湾)。

正因为中国想统一台湾,所以台湾才面对要怎幺谨慎回应中国,所以才会有蓝绿斗争。其他帝国边陲的小国当然同样面临要亲哪一个强权,但他们并没有像台湾一样,面临这种新形成的国族意识要被灭掉的问题,也没有面临会在国际被打压被消失这种问题,所以比较能好好讨论亲哪一边可以增加自己的利益。

既然这议题那幺重要,所以蓝绿与小蓝小绿就合理的各佔据光谱的一端,选民也主要以这个角度来选择投票。举例来说,假如我们使用中山大学做的 2012 年 iVoter 的资料(如下图一),我们给台湾选民问统独的问题也问左派、右派的问题,然后再问民众支持哪个政党。

《思想坦克》台湾民众党的议题空间有多大?

另一方面,我使用 2002-2019 年的国家安全调查资料跑主成分分析,同样只有一个主成分佔据民众的想法,就是统独议题。第二个议题维度几乎没有影响选民对蓝绿的选择(如图二)。

《思想坦克》台湾民众党的议题空间有多大?

假如统独这议题已经站满了,新政党想要进入政局该怎幺办?假如只有一个维度,新政党可以要嘛站到最极端、两大党不会去站的两边(例如统促党跟基进侧翼),或者站到最中间,宣称自己是中立,但这样会被两党温和派给夹杀。而台湾的单一选区两票制跟总统制更加强了第一维度的重要性。

一些小党採取的策略是创造新的议题维度。在一维空间选民跟两党间的距离固定,但假如我新增一个维度,变成二维空间,那或许选民就会改变跟各政党间的相对距离。在欧洲,一些小党就是冲特定议题,例如绿党、海盗党等。而从柯文哲的发言来看,他也在做类似的事情。他整场会议没有提中国,也没有提两岸关係应该怎幺做。相反地,他打反贪汙牌、强调自己的医生属性、强调要让人民过好日子。

    两大党会很直接地避免不利自己的新议题维度出现,尤其是那些可能会让自己政党分裂的议题。在过去的选举研究中,大部分的状况下选民都只会基于一到两个议题维度做选择,要创新维度,除非有超高的曝光度。也是小党的困境是,假如这个议题真的如此重要、能吸引如此多票的话,两大党早就做了。假如两大党都知道这议题很吸引人却不做,那通常就表示这议题在实务上真的做不到、或者有一些短期有利但长期有害的长远后果,使得规划比较长的两大党不想在日后损失。

正因为这些原因,所以在总统制或单一选区制下的小党就算想靠议题窜出,长期以后还是会慢慢被大党吸收,因为重要的议题最终还是会被吃掉。再重要的议题,也得跟其他议题一起被绑进国家总预算书里进行交换。

以目前柯文哲与台湾民众党所强调的议题来说,让大家过好日子这两党都在做,而且两党都有国家级的执政经验,都有比柯文哲更可以拿来说嘴的国家级经济政策。在这方面台湾民众党并没有比较优势。

因此柯文哲打的是资源不当利用,这就有柯文哲的台北市还钱经验作为支撑。另外柯文哲也带着市府团队入党,打造说这个党比其他党更有效能、更能把政策做好还省钱,创造出一个「我是柯文哲我才有效能」的第二议题维度,而这议题维度是目前两大党比较负面的。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大型的「相信我之术」。

《思想坦克》台湾民众党的议题空间有多大?

相信我之术并没有不好,毕竟政治信任本来就是民主政府能推动政策的基础,虽然现在许多学者对民粹的定义之一就是「只强调相信我而毫无政策」。但问题在于,

尤其是全国的层次,之所以过去三十年没有聚焦在效能跟省钱,就是来自于境外的武力威胁。不用买武器当然很省钱、书籍出版全部用中国免费提供的当然很省钱、无线网路用中国免费提供的当然很省钱,都免费了要发包出去也很快又有效能,甚至如香港一样自己把净水厂炸了从此都用中国提供的水也很有效能,但这就是之所以会有蓝绿的原因啊。

另一方面,就算要全部都自己搞也不行,蔡总统连国防武器想要自己搞也被说是台独,甚至还被说是一天到晚戳人家,更别提要跟美国买武器。这些就是总统与立委这个层级特别需要在意的问题,这也是为何立委层级的两大党远大于地方议员跟村里长。

最后,也如同其他政党一样,组党的好处是有一个共同的招牌可以在不同选区一起拉票,看到党徽就大概知道这候选人在干嘛,有票同享。但组党的坏处也一样,党内有任何人出包就全党一起承担,有难同当。

当柯文哲把有蓝绿色彩的人拉进台湾民众党后,已经习惯蓝绿的民众自然会把对台湾民众党的看法拉回蓝绿这个维度,还不如当初时代力量提名一堆没听过的素人来重新创造出自己左派的印象。假如一些成员开始接着出包,直接受伤的就是柯文哲长期的声望,而这本来是无党的柯文哲不用承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