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能源转型」将是 2020 大选决胜关键?

本文作者赵家纬,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依据沃旭能源 2017 年的民意调查,台湾民众认为全球最重要前三大挑战分别为气候变迁(有 86% 受访认为其为全球挑战)、老化(74%)、能源供应安全(67%),显示台湾民众极为关注气候与能源政策。

从去年地方大选与公投案中,深澳电厂与以核养绿等能源议题的攻防,再到今年三月新新闻封面故事报导「蓝军总统大选决战核四」等,亦反映能源转型议题的政治影响力。

因此,无论是六月份的民进党总统初选政见发表会,还是七月初的国民党国政愿景说明会,各有志于大位者,均对于能源议题有所着墨。但若细部梳理各候选人发言内容,则见其各方当前提出的能源愿景,是不足回应社会动能。

《思想坦克》「能源转型」将是 2020 大选决胜关键?

核电成为神主牌,陷入旧框架

参与国民党初选的五位候选人,谈到未来能源愿景时,均异口同声地强调一定要继续使用核能。朱立伦谈「希望有一天要走向非核,但现在要核尽其用」,韩国瑜强调「在安全无虞、人民同意的情况下,一定要继续使用核能,重新启动核四」,郭台铭则是指出「务实使用核能。核四的未来必须要全民决定」。

三位主要候选人,多次在发表会上複诵着「非核家园是个意识形态」,但面对老旧核电紧邻活动断层,还有核四工程品质问题,却也未提出进一步因应对策,说明其如何确保安全无虞。

在发表会上,韩国瑜细数着核能发电成本 1.29 元,光电则需要 5.36 元,风力要 2.46 元,强调着非核家园将会导致能源支出大增,是种缺德的能源政策,但其未思及未来能源技术的变化,2025 年时,无论是光电还是风力的发电成本均将降至 2.5 元左右,而若要延长老旧核电的营运年限,则考量到安全升级以及增加的核废处理成本,既有核电的营运成本至少都将增加至 2.3 元以上,更遑论预算不断追加的核四。

但另一方面,韩市长是五位候选人中,唯一提出未来电能源政策目标者,强调 2035 年时,含核能在内的无碳电力占比要提升至 50%,火力发电整体占比则降至 50% 以下。但若要达成韩市长的愿景,在核一已经进入法定规範的除役阶段之时,既有的核二、核三与核四两部机组的总发电量合计仅能达到 500 亿度,于 2035 年时的发电占比也仅能达到 15% 左右。

意即若要达到韩市长设定的 2035 年无碳电力占比达到 50% 的目标,其口中所谓成本较高的绿能于电力结构的占比也需要达到 35%。

而理应是国民党的政治人物中,对能源最有见解的朱前市长,在发表会上细数其新北市的能源政绩,却忘了其背后实为诸多能源转型倡议团体在以协助新北市摆脱核煤重灾区的目标下,协力推动的成果。而市区内许多投入再生能源与节能的社区,也是在「德国可以走向非核,台湾为何不行」的信念下,花心力逐户说服住户参与绿能社区的推动。

在新北市市长任内质疑当时国民党执政的中央政府所提供的核废成本过于低估,今年一月中才在与外部专家的谘询会议上,信誓旦旦说着核能成本绝对低估,五个月后却改口说着「核进其用」的模糊仗。相较于前次总统大选时,尚会提出「对于五百大用电户,要建立强制负担电价以及搭配使用绿能」等缜密规划,此次在能源议题上的论述,反倒显得狭隘。

郭董事长在发言时,提及「气候变迁紧急状态」,提到低碳已经是国家竞争力的关键指标。更列举出「智能家庭」与「智慧製造」的节能成效,用物联网技术促进产业低碳化,是目前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唯一意识到数位化与能源转型的综效者。

郭董事长本可藉由细述鸿海为因应苹果绿色供应链的要求,大力推动太阳光电的经验,还有厂区节能成效高过目标值等经验,说明其有能力引领台湾的耗能产业面对能源转型,但其发言最后,却又回到以「积极发展核能,使用核能,检讨离岸风力政策」的守旧典範。

依据彭博新能源财经最新能源展望分析,依照现行市场动态,2050 年时风力跟太阳光电于电力结构的占比可达到 48%,整体再生能源占比可达到62%,而核电占比将降至 7%,可见真正该积极发展的是绿能,而非核能。而台湾方面,依照目前规划政策方向与市场动态,2021 年时台湾再生能源全年总发电量即可超过核能发电量,2024 年时,光是离岸风力发电量便可超过核能发电量。

从上述发言与趋势可知,自称是台湾最强外挂的郭董,虽宣称可动用企业人脉游走各国争取台湾利益,但却忘了在发表会前,先向日前受其邀请访台的软体银行孙正义董事长请教,为何孙正义会认为「核电成本是骗人的」,以及软银为何在 2014 年既投入日本首个离岸风力案场的兴建。

能源转型不只有离岸风电发大财

相较于国民党初选过程,分别针对不同议题,举办了三场发表会,民进党初选时仅办理了一场政见发表会,蔡英文总统与赖清德前院长各自仅有八分钟的时间,可阐述其国家愿景,因此论述篇幅受限。

在能源议题上,蔡英文总统于政见发表会是以上任后推动《电业法》修法,并吸引国际知名厂商投入台湾离岸风电产业链,以此作为能源转型的阶段性成就。

过去三年间,围绕着能源转型的争议还包括空污引发的减煤诉求,台商回流下未来供电是否稳定,以及绿能发展是否可与生态与社区兼容等,但其政见发表会上却未置一词,例如强调能源转型方向将可让台湾成为东亚第一个非核减煤国,一方面逐步落实非核家园,另一方面让台湾再生能源发展速度远快于日韩,以绿能创造产业竞争优势。

然而在初选阶段,根据报导,原本大力支持蔡英文总统的李远哲前院长,认为她未积极因应气候变迁,因此不愿意支持其连任。若细部分析,国民党五位参选人以及赖清德院长发言内容,则会发现到这六位均有提到「气候变迁」、「减碳」、「碳排放」等字眼,反而是在就职演说上强调「定期检讨温室气体的减量目标」、「要让台湾走向循环经济的时代」的蔡英文总统,却未曾提到此字眼。

但实际上,行政院于 2017 年至 2019 年之间,为统整各部会推动能源转型以及减碳等行政量能,研拟了能源转型白皮书,藉由分区谘询、工作小组研拟、公民会议等方式,最终提出包括推动能源转型责任、公民电厂、各部门能效提升计画、再生能源产业推动计画等 20 项重点方案。

相较于过往全国能源会议中,均由官方设定议题範畴,进而导致会议讨论过程的激化。本次能源转型白皮书的研拟,则是兼顾公众参与以及多元利害关係人的聚焦协作,细部研析各议题中应採行的具体策略以及适切的绩效目标,并设计了检核机制,逐年产出执行报告,并预定于 2024 年再行检讨。此类治理制度的创新,实为可与各界对话的具体政绩。

《思想坦克》「能源转型」将是 2020 大选决胜关键?

减碳是项社会工程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日前受访时指出:「气候变迁是当前世代最关键的议题,若我们未能成功因应气候变迁,我们的努力将毫无意义。」(Climate change is the defining issue of our time. If we fail climate change, we fail everything),而能否及时减缓暖化趋势,关键在于未来十年台湾能否改变能源相关基础建设以及使用型态。

而从去年底的地方大选与公投之中,可明确看出能源转型不仅是离岸风机的耸立、太阳光电的铺设、电动机车的普及,而是能否建立新的能源典範,重新建构公众的认知。因此于后续总统大选过程中,若要回应能源转型以及气候政策的社会期待,各方均应回头检视过往三年间的政策成果,提出缝补「公民参与度不足」、「节能力道迟缓」、「耗能产业结构僵固」等治理鸿沟,方能使本次大选浮现的能源论辩,可作为台湾因应气候风险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