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自《心灵黑洞》第四章:脑与情感:人之异于禽兽,几希?(讲者:台湾大学心理学系教授梁庚辰/彙整:林雯菁)

不管是行为主义心理学或是神经科学的研究,都只能告诉我们情绪反应是如何产生的,却无法增进我们对于主观感受的了解。所幸在情绪主观感受难以客观测量的年代里,仍有少数学者试图提出极有洞见的想法,它所引发的议论对于我们理解情绪意识如何产生有深远影响。

一般人多数会认为,当人们遇见一个事件或刺激时,必须先认知到它的意义,以及觉察到它对自己造成正面或负面的冲击后,才会引发情绪的主观感受;有了主观感受之后,接着身体才会产生适合该情绪的生理反应(图4-6)。然而19世纪末一些学者有不同的看法,美国心理学之父詹姆士和丹麦医生兰吉(Carl Georg Lange, 1834-1900)所提出的詹姆士兰吉理论(James­Lange Theory)便认为,情绪事件会直接产生生理及行为反应,人需先觉察到自己的行为与生理的变化,才能透过认知解释产生情绪感受。换言之,是先有情绪反应,才有主观感受。此一理论最脍炙人口的就是「遇见大熊」的例子。一般想法多会认为,当一个人在森林中看到熊,他认为会有危险而感到害怕,接着才心跳加速、直冒冷汗、转身逃跑。但詹姆士兰吉理论却认为,人在看到熊之后就会立刻转身逃跑,同时心跳加速冷汗直流,接着才意识到自己处在极度惊恐之中。

《心灵黑洞》:人是先感到快乐才笑,还是先笑才觉得自己快乐?

可以想像詹姆士兰吉理论一提出便饱受质疑和挑战,毕竟「还没有情绪的主观感受便先产生生理和行为反应」这一主张有违直觉常理。主观感受都还没出现,生理反应由何而来呢?比方说我还没感觉到快乐就已经在哈哈大笑了,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除此之外,当时认为不同的情绪有可能会引发同样的行为或生理反应,那幺同样的生理反应如何能够引发不同的情绪感受?例如一样的面红耳赤,可能因羞惭愧疚,可能因当众受到讚美,也可能是因为遇到心仪的对象呀!

美国的生理学家坎农(Walter Bradford Cannon, 1871-1945)和巴德(Philip Bard, 1898-1977)是反对詹姆士兰吉理论的先锋,他们提出了另一种看法情绪感受和生理反应是各自独立的:刺激事件会作用于脑部不同结构,平行产生生理反应与情绪感受(图4-7);前者依赖下视丘,而后者依赖视丘背侧神经核。这理论原则上认为:生理激动绝非产生情绪感受的必要条件。

《心灵黑洞》:人是先感到快乐才笑,还是先笑才觉得自己快乐?

既然詹姆士兰吉理论认为先有生理反应后有主观情绪感受,那幺从这里衍生出来的第一个问题是改变生理反应是否会影响情绪的主观感受?1974年的一项研究指出,生理反应的确可以影响主观情绪感受!这项研究便是日后众人熟悉的「吊桥效应」 。该研究将参与实验的男性大学生带到郊外去,走过一条摇摇晃晃的吊桥或坚实稳固的钢筋水泥桥。在桥上,他们会遇到迎面走来的女性助理,当学生和女助理在桥上相遇时,助理会递给学生自己的电话号码,并告诉学生若想知道实验原委及结果可以晚上打电话给她。

结果,走吊桥的这群学生中有比较多人在事后真的打了那支号码。研究者对于这一实验结果的解释是:走吊桥的学生心跳较快(因为吊桥比稳固的钢筋水泥桥危险),但他们误以为自己心跳加快是因为自己与那位女性助理两情相悦,于是打电话的意愿便增加了。假如让参与的学生戴着耳机通过钢筋水泥桥,并告诉学生耳机中所播放的是他们自己当下的心跳声。在其中有一群学生听到的其实是比自己真实心跳频率更高的假心跳声。这群学生事后打电话比例也将会比较高。这项「吊桥效应」的研究显示,人们会参考生理回馈来决定自己的情绪。

上述的研究显示生理反应能够影响主观情绪感受,那幺如果是没有生理回馈的情况下,我们还会不会有情绪呢?确实有研究者发现,脊髓损伤患者当损伤部位较高时(也就是大多数的生理回馈都无法上传至脑部),往往会认知到情境的危险性但却感受不到强烈的主观恐惧。这些研究结果表示身体的生理反应回传到脑部,确实可以影响情绪。

前面提过,坎农巴德对詹姆士兰吉理论的质疑之一是不同的情绪可能都对应到相同的生理反应,如果生理反应先于情绪感受,那我们如何根据生理反应来决定自己的情绪?其实早期能够测量的生理反应相当有限,不离心跳、血压等少数几样指标,但若能测量更多不同的指标,是不是能发现所有的情绪造成多种生理反应的整体组态都各自迥异呢?图4-8正是一例。这张图所显示的,是参与者报告当他们在不同的情绪状态下,自己所感觉到的身体热点分布位置。从图中可以看到其实每种情绪的身体热点分布都不尽相同。

《心灵黑洞》:人是先感到快乐才笑,还是先笑才觉得自己快乐?

数年前科技部人文司支持台湾的心理学界进行一个「情绪标準刺激与反应常模的基础研究」,其中成功大学谢淑兰老师的研究发现,针对影片情节所引发的情绪反应,利用计算模型以及学习网路分析计算一群量测到的生理指标,发现能够藉由所有的生理指标的组合模态辨认出不同主观感受的情绪。

换言之,单一生理指标或许无从区隔不同的情绪,但是若能同时考虑多种生理指标,便有办法辨别不同的主观情绪。

除了自主神经系统所控制的生理反应外,脸部表情也是情绪表现的重要一环,不同的情绪可对应不同的脸部表情,而不同的脸部表情会动用不同的肌肉,回馈给大脑不同的生理反应。台湾师範大学陈学志老师实验室做过这样的示範,让参与者用牙齿咬住筷子或翘起嘴巴以嘴唇和鼻子夹住筷子,前者会让参与者觉得自己比较快乐,因为前者会使参与者做出与「笑」类似的表情。那幺为什幺脸部表情会对情绪产生影响呢?史丹佛大学的波兰裔美籍社会心理学家翟恩茨(Robert Boleslaw Zajonc, 1923-2008)提出了「脸部回馈假说」(facial feedback hypothesis)。他认为由于我们的脸部和脑部使用了同一条血管供输血液,所以当脸部表情不同时,所需的血流量也不同,脑部的血流量也会跟着有所改变。周边肌肉对中枢神经系统的回馈,不论其机制是透过血流调节或是肌肉张力的感觉输入。这或许可以说明为何笑脸迎人自己也会觉得心情愉悦;甚至戏剧演员在表演的过程中,会不知不觉的融入表演角色,假戏真作的依剧情产生情绪。上述人类的证据显示,生理反应确实是塑造情绪主观感受的因素之一,但却非唯一因素。

书籍介绍

《心灵黑洞:意识的奥祕》,三民书局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洪裕宏、高涌泉、台大科学教育发展中心

意识是什幺?心灵与意识从何而来?我们真的有自由意志吗?植物人处于怎样的意识状态呢?动物是否也具有情绪意识?感觉与知觉经验如何在大脑中产生?我们为什幺会有错觉?人工智慧也能有自我意识吗?机器算得出心灵与意识吗?

自古以来人类就对自我的意识经验充满好奇,「心灵」与「意识」更是近来科幻电影常用的题材,对于社会大众具有独特的吸引力。过去总是由哲学家主导辩论的意识研究,到了21世纪,已被科学界承认为严格的科学,经由哲学进入科学的领域,成为心理学、脑科学、精神医学等争相研究的热门主题。

本书收录台大科学教育发展中心「探索基础科学系列讲座」的演说内容,主题围绕「意识研究」,由8位来自不同专业领域的学者带领读者们认识这门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当代显学。这是一场心灵飨宴,也是一段自我了解的旅程,让我们一同来探索《心灵黑洞——意识的奥祕》吧!

《心灵黑洞》:人是先感到快乐才笑,还是先笑才觉得自己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