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凯惠专栏》即将消失的传说:林爽文猛将们与集集大众爷庙

集集镇上有一座「大众爷庙」,当地人传闻庙的后方,埋葬的是 230 年集集埔发生了林爽文事件的战役,听说死伤惨重,鲜血染红了流经小镇的清水沟溪;但又听说,大众爷庙也与公元 1863 年发生的「戴潮春事件」有关,再经历日本殖民时期之后,才渐渐地改建成今日的模样。

《张凯惠专栏》即将消失的传说:林爽文猛将们与集集大众爷庙

「集集九二一地震」发生之前,集集镇每年在大众爷生日农曆「八二三」的前后七天,许多歌仔戏、布袋戏到镇上表演酬神,数字曾经高达十几家戏班子同时于庙前演出,集集镇的每户人家办桌请客两桌,而街市更是从庙前一路蔓延至集集古街上,最热闹时甚至还摆到中寮到集集的入山口;当年每逢「集集大众爷」的生日,中部地区五县市的人们都到集集来躬逢盛会,逛街市、拜拜、摆摊等等。

「集集大众爷」如此重要,人们却无从了解祭祀、节庆甚或仪典的意义,也鲜少有人去问何以大众爷庙宇的位置在此?甚至不知道林爽文又是谁;然而,上香拜拜人们,亦难以从今日的大众爷庙窥见一丝与「林爽文」相关的历史脉络。

《张凯惠专栏》即将消失的传说:林爽文猛将们与集集大众爷庙「集集大众爷」与「林爽文」有关?

在 2009 年秋天,曾简单访问当时「大众爷祠」的庙公,请教他关于「大众爷」的由来,他瞇着眼睛、神祕兮兮地说此庙宇是与「林爽文事件」有干係:「庙后有一小片黄土坏,上面放有一块石头作记号,底下埋的都是跟林爽文打仗的部将。」庙公亲自带着我去看隆起的这一小推黄土,继续说:「林爽文的军队在集集跟清兵打仗,死了很多人;地方上的老百姓看到遍地骨骸没有家人收尸,就帮忙将他们都埋葬起来,后来还盖了一座庙祭拜。」

后来查阅《集集镇誌》,也有相关描述:「乾隆五十二年(一七八七年)林爽文叛乱时,残部败退集集,被官兵杀死八百余人,居民收其遗骸葬于此。」镇誌中又加了一段近代口述历史的内容:「据集集镇八张里耆老陈江龙口述,大众爷庙应为林爽文之乱死难者遗冢;然刘枝万《南投文献丛辑》,卷九、宗教篇,页一五三,却以为大众爷庙为戴万生之乱死难者遗冢。惟据撰者田野调查地方耆老陈江龙,指大众爷为林爽文之乱之死难者冢。另,镇民杨天和口述指集集镇鸡龙巷万善堂为万戴生之乱死难者遗冢,又证诸大众爷庙内香炉有「道光二十七年」铭,故以大众爷庙可能先后埋葬林爽文及戴万生两乱之死难者之义冢。」

上文提到香炉上铭刻着「道光廿七年」文字,成为我们后代子孙追溯历史的重要证据,这阐明大量死亡的集集战役,发生在道光年间之前。关于此香炉,大众爷庙的沿革写道:集集当地居民陈结、陈坑二人,因感念林爽文等人的义举,于清道光廿七年(公元 1847 年)刻了一有「大众爷」的石製香炉。可想而知在「林爽文事件」的「连坐法」风头过后 60 年,集集居民才有勇气去特别刻製香炉,置于黄土坏旁供民众上香来纪念这位抗清英雄;然而,人们也仅能够在心中默祷感念,此时仍然还不敢建庙公开祭祀。

《张凯惠专栏》即将消失的传说:林爽文猛将们与集集大众爷庙

同治二年(公元 1863 年)八月二十三日时当地居民建立「大公祠」,将76年前战死的「林爽文事件」与「戴潮春事件」战死无生的孤魂合祭。至光绪初年(约 1870 前后),集集居民有机会重修庙祠,

除了在日治时期公元 1918 年曾重修庙祠之外,1980 年再由街民集资扩大重修殿宇,其建材选用钢筋水泥,庙地约 100 坪,基地约 10 余坪,并成立管理委员会来维护经营。传统祀典仍于每年农曆八月二十三日举行,殿中祀大众爷神像一尊,庙后有万善同归冢,庙前建戏台一座。

从清领以来,每年的大众爷生日吸引来自中部地区人们来到集集镇,吃流水席、逛庙会夜市等,这样的文化活动维持到「集集九二一大地震」。地震几乎将小镇移为平地,也让百年风俗文化几乎一併震毁。儘管后来集集镇居民尝试复兴,但也许创伤尚未平复,家家户户对于开两桌办流水席的意愿不大,故原本逗热闹一週的大众爷庆生庙会,转为零零落落的三天。

《张凯惠专栏》即将消失的传说:林爽文猛将们与集集大众爷庙《张凯惠专栏》即将消失的传说:林爽文猛将们与集集大众爷庙「林爽文事件」在集集埔发生战役的必然性

林爽文为何选择集集作为战场,以及与清军作战情形如何呢?成千的无主尸骸又为何被埋葬在大众爷庙的后面?

话说,乾隆五十一年(公元 1786 年)的十一月廿七日,林爽文的异姓结盟的天地会党的有志之士、台中地区的抗清份子共两千多人,攻打大墩营汛、又成功于两日后攻下彰化县城,之后他们便拥戴林爽文为带头大哥,举「顺天国」的旗帜一路横扫官兵,南下攻占诸罗县城,然后与南路抗军领袖庄大田合攻台南府城。庄大田手下有两、三万武装民兵响应,虽然攻不下府城,但南边的凤山县城也两次落入抗清民兵之手。

抗清事件持续延烧一年又四个月,这当中乾隆皇帝曾派遣三位水、陆提督、多位将军、总兵等高级将领东渡平乱,但均告失败。最终乾隆只好面授机宜,特令爱将福康安与海兰察统领各省将帅精兵共一万一千人(号称十万大军),以及一百名满州勇士,于乾隆五十二年(公元 1787 年)十一月一日于鹿港上岸。福康安赴台带着充裕的钱粮武器,兵强马壮,只用了一天解围诸罗县城,然后便带兵北上去收复林爽文于大里杙的元帅府。
乾隆五十二年(公元 1787 年)十一月廿四日「大里杙之役」的深夜,林爽文为了保护上万的部下和眷属,连夜撤离大里杙悄悄入山,以集集埔作为抗清的背水之最后一战。他带着八、九千人之部队沿着内山路线,经过草屯九九峰、平林仔(坪林)、中寮一路往南到达集集埔。

集集埔因特有的地形地势,又是进入内山日月潭、埔里社的要路,故林爽文选其为抗清最后的决战地点,连福康安也不禁这样形容战场的风景,他给乾隆皇帝的奏摺里说:「初五日,臣等带兵前往察看;该处山势,南北斜对,两山之中,横绕大溪一道,即係虎尾、东螺两溪上游,地名浊水溪。」也简要言明集集在地理上的重要性:「集集埔为入山要路,林爽文预为退守地步,于该处临溪设卡,据险死守。」:

《集集镇誌》则如此描述集集埔的险要地势:「集集难靠浊水溪,东北倚集集大山,平原山地交今之地,正是『山径崎岖,阻溪为固』、『一夫守险,万夫南越』、『各社总路隘口』、『入山要路』,是入埔里水社必经之路。…因此,自清代道日治初,中部抗清抗日之活动,都与集集产生关係。集集为兵家必争之地,十分允当。」

从福康安的给清廷的报告中,可以想像当时的惨烈的战况:「海兰察、恆瑞率领巴图鲁侍卫等,乘马浮过深溪;臣福康安、鄂辉催兵一同前进。广东、广西、贵州屯练官兵,无不人人奋勇,泅水径渡;巴图鲁侍卫等鎗箭齐发,毙贼甚多。官兵屯练攀援而上,推倒贼垒,拥入赶杀十余里,将集集埔内贼营全行剿洗,并将浩淮角地方草寮一千余间焚燬。」只是奏摺里没记载的是,「集集埔之役」之后,地方上陆续发生了甚幺事情?

乾隆皇帝自豪的「十全武功」之一:「林爽文事件」

乾隆皇帝自封为「十全老人」,将「林爽文事件」纳入其最为自豪的「十全武功」之一,派了画匠来到台湾战场彩绘实况战图,之后送回清国北京让皇帝选图后,再以法国铜版画技法製作了一系列十二张《乾隆平定台湾战图》的铜版画,其中便有一幅〈集集埔之战〉。

我们可以从画中看到此战役对林爽文、清兵双方来说是多幺的激烈险恶,双方对战中间隔着浊水溪,以及清兵必须要骑马度过浊水溪的场景;但想当然尔,乾隆皇帝的画师绘的是单方陈述观点,关于清国勇士的威勇、林爽文阵营的溃败,从中看不到关于民间如何看待「林爽文事件」的观点。

《张凯惠专栏》即将消失的传说:林爽文猛将们与集集大众爷庙

可惜的是时代背景变迁,坊间留下与「集集大众爷」相关文献仍严重不足,故我们难以得知为什幺在「林爽文集集埔一役」之后过了「60 年」,当地居民何以执意为这些战死的先人土坯上,放置一石製的香炉以上香祭祀?为何不在当时建庙,而是待 76 年后的「戴潮春事件」发生之后,才将战死的英灵一併埋葬并盖了「大众爷庙」呢?这些都留待更多的史料释出来解惑,也可能最终将是时代遗留不能找回的黑洞了。

《张凯惠专栏》即将消失的传说:林爽文猛将们与集集大众爷庙爽文你好吗
    作者:张凯惠出版社:也品文艺工作室出版日期:2017 年 12 月《张凯惠专栏》即将消失的传说:林爽文猛将们与集集大众爷庙少年林爽文
      作者:陈佩芳出版社:也品文艺工作室出版日期:2018 年 4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