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给「反铁笼公投」的遗忘书

本文作者为罗承宗,原文标题:给「反铁笼公投」的遗忘书,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思想坦克》给「反铁笼公投」的遗忘书

本文刊登后的这个礼拜日,国民党将在台北凯达格兰大道举行一场名唤为「反铁笼公投大会师」集会。关于集会理由,根据国民党副主席曾永权说法,乃是民进党修正《公投法》,让公投与大选脱勾,阉割直接民权,让鸟笼变成铁笼,这是严重的民主倒退,全民无法接受云云。

《思想坦克》给「反铁笼公投」的遗忘书

7 月 7 日这场凯道抗议,国民党宣称 5 位总统初选参选人都将到场。是以即便天候不佳、太阳肆虐,然而届时国民党大军汇流,凝聚选举动能盛况,相信会颇为壮观。只不过,对于参与这场「反铁笼公投大会师」的国民党人来说,「抗议公投法改恶、反公投大选脱钩」这个剧本设定,心理恐怕会有点违和感。其实箇中原因,在于有些事情,你们还没有彻底遗忘。

把时间拉回 2004 年 3 月总统大选前后几个月。国民党教育界大老吴清基于 2 月 23 日一场记者会指出「把公投与总统大选绑在一起,容易引发纷争与製造暴动」,吁请全国教师可以不当「代罪羔羊」,要辞去相关选务工作。

至于选举结果陈吕险胜连宋衍生的当选无效诉讼里,连宋律师团 4 月 2 日开庭时指控「公投绑大选」及大选前一天莫名其妙的枪击案,都有以诈术或以非法方法,妨害他人竞选。4 月 9 日,国民党组发会主委丁守中、立委黄德福举行记者会,进一步指控民进党「藉公投绑大选」方式,涉嫌以期约贿选的买票手法云云。

最后,根据 5 月 11 日《联合报》〈绑出大混乱 蓝列选举无效事证 指投开票所同时开大选、公投票 中选会严重失职 影响大选公正性 将追究到底〉这篇报导里,一方面提到国亲律师团代表蔡玉玲表示「公投绑大选」造成很多选务纷争,这部分在将来无论是当选无效之诉或选举无效之诉,都要进行处理。

另一方面也提到亲民党政策中心主任张显耀表示「公投绑大选确实影响大选公平公正性」,也使中选会事先信誓旦旦说,公投不会影响大选的说法不攻自破等语。

当年报纸诸多义正辞严评论,也该在遗忘清单之列。首先,在〈痛定思痛:任何公投皆不宜与任何公职选举绑在一起〉(2004 年 3 月 16 日《联合报》)这篇社论里,本文归纳重点有三:

    「公投绑大选」的违法情境中,实难谓已伸张多少公理正义。就此而言⋯⋯公投法应该彻底修正;不论什幺名义的公投,都严禁与任何选举绑在一起,始为维护选举公平的治本之道。公职的选举,乃是最重要的民主实践,亦是公民最有作用的参政权;必须确保选举公平公正举行,方足以使胜选当政者具备民主正当性。任何可能影响选举公平公正的因素都必须排除;节省资源这类理由与维护选举公平相较,当然必须退让。即使公投与选举合办在外国司空见惯,但因政治文化不同,在台湾却不能比照办理。因为,台湾政治文化中的廉耻心与外国相去太大。在经历这次「公投绑大选」的教训之后,应该迅速修正公投法,明文规定不论什幺公投,都禁止绑上任何选举。

总之,这篇标题有力,内容扎实的联合报社论,将公投绑大选所招致之恶害说得相当精彩。7 月 7 日凯道抗议前,该严禁国民党人阅读为妥。

其次,一篇较涉及投票技术性的佳作,则见于〈「亮票贿选」:郑重考虑大选与公投同场不同日举行〉(2004 年 3 月 1 日《联合报》)这篇社论。该文指出「⋯⋯经过长期的社会辩论,社会公众对公投的两个题目并无异议,因此绝无必须剋期举行的急迫性与必要性;何况,如今又发生因公投与大选同日同场举行,势必妨害秘密投票,亦极可能形成大量贿选的情势。为维护秘密投票的最高宪法精神,举行公投的技术手段自应考虑退让。

所谓技术性退让,并非反对公投,或不举行公投,而是恐须改变『同日同场』的设计⋯⋯」。承此意旨,该文具体建议「⋯⋯只要当局悬崖勒马,宣布改在三一九或三二一举行公投,即可使公投与大选不同日但同场举行。也就是说,只要同一投开票所连续使用二日,大选办了,公投办了,全民所珍惜选务公正的宪政最高价值也维繫住了」云云。

这篇社论,高举捍卫宪政价值大义名分,进而推导出公投大选合併举行这种技术性手段应考虑退让之结论。逻辑严谨,颇具厚实的法学底子,研判该社论当係委託法学名家所撰。这种好社论,当然要列入遗忘清单里。

最后,记者萧白雪所撰〈公投绑出来的大选争端〉(《联合报》,2004 年 5 月 13 日,A15 版/民意论坛),也是一篇该遗忘的短文。

因为该文不仅指出「⋯⋯从主政者决定公投与总统大选合併举办开始,即引起各界人士对此举适法性的质疑。但在执政党的强力运作下,反对大选与公投合併举办的人,却被指控为『反民主』和『不爱台湾』」云云,更进一步提到「⋯⋯种种状况显示,公投绑大选,不仅让选务工作变得更混乱失序,也让一些错误或弊病追查起来更为棘手而茫无头绪?」等语。这种为公投大选脱勾者抱屈的文章,在当前敏感时机之际,也不适合阅读。

周星驰电影《鹿鼎记》里,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给爱徒韦小宝的那席话,总是让人回味再三:

读过书和明事理的人,大多在朝廷里面做事,而天地会要造反,就只能用比较蠢的人。

同理,儘管 14 年前国民党人抗议公投绑大选,立场与本週日「反铁笼公投」完全反逆,大方遗忘就好,何必认真计较。「反铁笼公投」只是个口号,跟「发大财」是一样地。预祝这场凯道大会师能顺利圆满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