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是谁玩low了台湾的政治文化?

本文作者为黄涵榆,原文标题:是谁玩low了台湾的政治文化?,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2020 大选结果不只将决定台湾主权和国家定位,也表示台湾人民选择基本价值、生活方式和政治文化的提升沈沦,我们也必须从这样的角度检视檯面上确定参选或「疑似将参选」的总统候选人。

简单来说,「政治文化」(political culture)指的是人民对于政府结构、政治程序与政治人物的认知、态度、情感与评价,随历史、语言、族群、生活方式、宗教信仰等因素而有所不同。换言之,

举例而言,美国大选的气氛相对而言比台湾要冷很多,顶多是在期中选举或总统大选政党初选与正式选举期间,比较会有电话拜访或造势活动。日本选举一直以冷静着称,对于竞选办事处的设置、宣传海报和活动都有极为繁琐的规定,例如,候选人不得离开宣传车呼口号。

台湾自日治时期晚期举行局部的地方自治选举以来,自然也发展出特定的政治文化。「党外时期」的信介仙竞选演说激发的许许多多台湾人的热血,党外人士的选举场子也是「民主市集」的时机,少不了贩卖被国民党政府查禁的书报杂誌。陈水扁竞选台北长期间成立「扁帽工厂」销售周边文创商品形成一股时代热潮,为后来的政党和参选人争相仿效。

随着网路媒介的普及,个别候选人莫不利用 Line 和脸书群组以及网路直播,直接与选民互动搏感情。当然,台湾选举文化也不乏、为人诟病的恶习,包括买票、庙前斩鸡头发誓、自导自演暴力事件,甚至作票舞弊。

包括笔者的许多作者都评论过,「韩流」不仅将失业了十七年的韩国瑜推上高雄市市长,也对于台湾政治文化产生灾难性的冲击。显然韩国瑜取得国民党总统候选人资格之后,仍然继续挟旺中集团,企图複製甚至加强韩流的造神和仇恨动员。面对越来越多韩国瑜酒色财气的暗黑历史被揭露,以及对于他无心高雄市政的质疑与批评,国民党甚至通过超越司法的「韩国瑜条款」,完全不需司法程序认定,禁止攻击与污衊韩国瑜,违反规定者直接开除党籍。

《思想坦克》是谁玩low了台湾的政治文化?

韩国瑜擅长编造根本没人说没人做也无法证明的事,再栽赃给民进党,指控国家机器监控他,他还预告接下来会有他吸毒的抹黑。

爬树、闻积水、叠公文等抢镜头的作秀招式说明了一切。

他的心腹潘恆旭也不遑多让,跑到庙里发「绝子绝孙」的毒誓,回应利益输送和洗钱的质疑。韩阵营当然也知道自己低落的政治文化素养,所以大阵仗地召开「国政顾问团」发表记者会,公布一百多人的顾问团名单,被网友戏称「633 跳票顾问团」绝非毫无缘由,甚至有学者经媒体报导之后才发现自己「被加入」顾问团。

另一方面,自诩为科学家的柯文哲在成立大会「自然当选」台湾民众党主席之后,正式参战 2020 大选,企图抢攻不分区立委席次,也有可能自己跳下来选总统。柯文哲的台湾民众党号称接受多重党籍,但实际上是破坏政党和责任区隔,他甚至公开表示这个没有党章和政策的政党,要发挥让人落选的作用,仇恨动员的意味不言可谕。

他为了增加网路声量不择手段,一再违背事实地攻击蔡英文总统,说无法原谅她放任民进党「抹红」他,却同时放话旺中集团原本支持他而不是韩国瑜。蔡衍明跳出来指称柯文哲和他私下会面多次,也要求柯文哲说明自己和中国国台办的关係。

《思想坦克》是谁玩low了台湾的政治文化?

毫不遮掩的红媒董事长都认证了,柯文哲的两岸小组里有多少旺中人士,他对于中国有多卑躬屈膝,台湾人民都看在眼里,他需要抹红吗?柯文哲那样的发言不正显示他气度狭小,毫无诚信可言,在吃味韩国瑜得到旺中的加持?

原先大张旗鼓预告的「桃园三结义」(8 月 18 日柯郭王三人会面)为什幺会破局,不也是因为柯文哲刻意在媒体上放话自己不当副手,不接受任何位置的安排,一副非我莫属的姿态?柯文哲并非完全不能妥协,前提是必须符合利益精算,他的身段面对中国的时候自然会放软,面对远雄、日胜生之类的财团才会不断让利,让「五大弊案」变成「无大弊案」。

类似以上的事例恐怕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韩柯两人以各自的方式污染、败坏台湾政治文化,让政治变得不堪、反智、猥琐。他们操作选举的方式,挑起人与人之间的猜忌、怨恨与愤怒,也让人陷入焦躁与忧虑的情绪困境,失去对于现实的理解与未来的想像,或者用学术语言来说,让人深陷在想像认同或自恋性的精神结构之中。

看看韩柯两人如何回应「媚中茶饮」风波和香港一连串反送中的抗争。韩国瑜不改其混捞的本性,直接用「谢谢」迴避问题,柯文哲则是一如往常言不及义,以「政治不应干扰经济」、「不应压迫他人不表态的权利」作为回应。

《思想坦克》是谁玩low了台湾的政治文化?

那些茶饮店发表「一国两制」和「中国台湾」公告不就是最政治的举动,而消费者自发性的抵制行动压迫了谁吗?韩柯有无意识到香港的形势和中国採取什幺行动都必将牵动美中贸易战和国际政经局势?有意谋求大位的政治人物可以迴避吗?一位已取得政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和一位政党主席暨总统「疑」参选人,如此回应已经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事件,说明了两人逢中必软的一贯立场,完全不具备核心价值和世界观,也没有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人溺己溺」或「旁观他人苦难」的同理心。

候选人如何打选战反映他们要塑造什幺样的政治文化,如何影响选民的认知和情感模式。每一次的民主选举选的不只是个别候选人的行政、论述与沟通能力,还有他们的品性与人格特质,他们的过往今生都都应该被摊在阳光下一一检视。更重要的是,人民透过选举决定他们的生活方式和国家未来,2020 总统大选自然也不例外。

是谁玩 low 了台湾的政治文化,答案再明确不过。香港人向世人宣示自由民主多可贵、多值得用生命去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