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大学生拒看中天不对吗?言论自由不是假新闻的保护伞

本文作者为全面真军,原文标题:大学生拒看中天不对吗?言论自由不是假新闻的保护伞,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你能够连续看一小时的中天新闻吗?这应该是近期最残忍的酷刑。中天新闻在 2018、2019 年间,报导的内容越来越夸张。一个小时的报导有近六成都在对某特定政治人物歌功颂德。

NCC 多年来的不作为,让我们的媒体环境越来越糟糕,纵使日前开出百万的罚单,衡诸其多年来的放任,就算不是昙花一现,其处分内容也充满各种可议之处,看门道者不禁有 NCC 敷衍了事的感觉。

其实中天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立场鲜明」的媒体,所以其採访内容偏向某阵营的政治人物并不令人意外,然而真正的问题在于,中天所发布的报导是否为经过查证的可靠讯息?抑或仅仅是单纯的造谣煽动?除此之外,中天亦曾被爆料可业配新闻收取费用。诸般行为,在在都会使人产生对该媒体中立性的质疑。

而除了官方的裁罚之外,近日台大学生也发起连署,希望能在校内的餐厅等公众场所不播放中天新闻台,后续也让四千多位台大学生纷纷响应,并串连至政大等其他校园,而针对此举,网路上有论者以为此次的「抵制中天」行为,或有妨害言论自由之虞,在此笔者想就此提供一些意见。

《思想坦克》大学生拒看中天不对吗?言论自由不是假新闻的保护伞

每个人对于言论自由都能朗朗上口,所谓言论自由,指的是个人对事务有得以发表个人意见或想法的权利。言论自由的侵害,可能是实质的言论内容禁止,也可能是形式性的言论自由方式「时间、地点、形式」的侵害,对于言论自由内容的侵害、言论自由方式的侵害,应以不同程度的标準检视之。

而所谓「言论自由的侵害」侵害来源是来自于「公权力」或者是「私人」则是全然不同。

若言论自由的侵害来自于私人时,则属于私人与私人间言论自由的相抗衡,此时属「基本权利之冲突」应该对实际状况进行衡量,不得偏废一方之基本权。只有透过不断的衡量,找到二者间的调和点。

根据大法官释字第689号,新闻自由亦属言论自由的一环,应受保障。然而新闻自由之意义,应在保障媒体採访、製作以及报导之权利不受限制,今天学生连署希望大学校内店家不播放中天新闻之行为,当然不是限制中天新闻台这个媒体製作、播放新闻的权利。故若认为这是对中天新闻自由之妨害,似乎是言之过早。

我们应该回想一件事情,本次事件是「大学生」要求「大学」在「大学校园」的餐厅中不去播放特定的媒体。所谓大学自治的核心,是在于「教学」跟「研究」。大学自治应该被保障的核心是「谁来教、谁来读、如何教、如何读」。因此大学自治中,作为主体者绝对不是「学校」这个机构组织体,也不是「校长、学务长、教务长」这些行政职,大学自治的主体应该是进行教学、研究的个别教授,以及学习、共同研究的学生。

大学生对于大学内的行政事项,以民主方式向校方请愿,这样的行为不就是大学自治的体现吗?去年台大学生连署「没有管校长,也要有管教授」当时中时、中天不也是同声叫好?本文无意要求或呼吁中天应该用同样的标準看待这些事情,因为中天的立场、标準与客观、中立实在相去太远。但各位若静心一想,学生没有权力直接迫使、要求校方不播放特定媒体,但学生有权利表达自己的立场,有权利连署吁请大学尊重学生「不接受特定言论」的权利。

实则,台大学生自发性的希望不在用餐时视听有关中天新闻台的播报内容,也是一种意见表达。也是一种典型的价值宣扬,中天近期的劣质报导,新闻品质的低落,引起了许多人的扬弃。学生们用连署的方式,凸显这个问题的存在,是言论自由典型的展现。若以此举将妨害言论自由为由,甚至大举挞伐,贬损发起者为「职业学生」,苛责没有权力的学生、忽视学生的权利,本文无法认同。

最后,宪法固然保障新闻媒体及从业人员採访、製作及报导的权利,然而,媒体若不断播放未经查证之新闻,新闻内容事后查证有误亦未进行衡平性的报导,这样子的新闻媒体,我们拿它有甚幺办法?还是只能「不爽不要看」?不爽了连署表达不要看,还得被烙上「侵害言论自由」的恶名,这是否合理?

在媒体爆炸的当今社会,其实我们已经很难拒绝接受不愿意接受的资讯,我们捍卫言论自由,我们认为言论不能被事前干预,NCC 也并非以前的新闻局,有其极限所在。

但NCC採取长期消极的态度时,「不爽不要看」或许是我们仅存的自救方式了。然而,这样卑微、消极的自救方式,却被形塑成是对高贵不可侵犯的新闻自由的迫害。这或许就是存在在这个光怪陆离的时代里,荒谬的现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