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健全台湾公民社会,从下架旺中开始

本文作者为黄涵榆,原文标题:健全台湾公民社会,从下架旺中开始,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旺中集团又要告人了!到底是捍卫名誉和言论自由,或是见笑转生气,以庞大财力兴讼,昭「告」天下,对其他媒体和社会大众发动司法恐怖攻击?

《思想坦克》健全台湾公民社会,从下架旺中开始

此次告人的大动作导因于日前《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大中华地区」特派员席佳琳(Kathrin Hillie)的一篇报导〈台湾初选凸显对中国政治影响力的担忧〉(Taiwan primaries highlight fears over China’s influence on media),报导中引述中天新闻及中国时报内部人员指证,中国国台办经常透过电话直接指挥旺中高层,拉抬韩国瑜声势,有关两岸议题的报导必须符合中国立场和利益。

该报导后由包括中央通讯社、《苹果日报》等媒体转述,并在网路社群媒体被迅速转载。旺中集团由政媒两栖的副董事长胡自强去函《金融时报》表达提告的「遗憾」决定,还大阵仗地伙同数位国民党籍立法委员召开记者会,扬言对《金融时报》以及转载该报导的中央通讯社、《苹果日报》与其他转贴该报导的媒体与个人提告,并且铺天盖地在自家新闻媒体发动反击,誓言捍卫新闻自由。

颇令人玩味的是,网路社群在旺中大动作的同时出现一股集体向旺中「自首」的风潮,表达被旺中提告是一种荣耀的反讽。

要争论旺中提告的正当性与否,我们必须在比较充分的现实和历史脉络里,看待旺中新闻报导的本质以及对对台湾公民社会的意义。根据笔者长期的观察,旺中集团的新闻报导具有以下几个特性:

一、为个人量身打造不符比例的报导——

各位读者不妨回想,在去年韩国瑜宣布参选高雄市长之前,旺中新闻有关韩国瑜的报导和他宣布参选之后到今日的比例落差之巨大,就可以很轻易看出整个新闻报导严重失衡,中天新闻台因此被戏称「韩天新闻台」不是没有事实基础的。根据 NCC 公布的数据,中天和中视新闻台五月份报导韩国瑜的新闻,竟高达总新闻数量的百分之七十之多!

中天新闻台独树一帜的「韩国瑜贴身主播」从全天候的现场新闻报导到晚间的谈话节目,给观众满满的韩国瑜,再加上许多餐厅小吃店和公共场所神秘地「有志一同」播放中天新闻,形成变相的言论垄断,成了所谓的「韩流」或「韩粉现象」最主要的动力,打造出一群「非韩不看」、「非韩不投」的群众,运用强烈的影像和情绪制约他们的反应。

二、综艺化与弱智化的报导——

从先前的髮蜡哥、日月潭茶叶蛋姐、中华民国快灭亡的冻未条哥,到这几天的我气气气气气激动姐,都是拜旺中爆红的新闻临时演员,旺中也让我们见识到新闻报导不需要客观,新闻可以用演的,包括韩粉直接食用冷冻包子大讚好吃。

中天甚至随时可以从综艺新闻台变身为超自然宗教命理台,韩国瑜一家都有明星气质,可以从韩国瑜的姓名笔数和八字、云的形状推算他有总统命,连韩国瑜衬衫第一颗纽扣不扣都可以做一则新闻谈他的养生之道!

三、散布假新闻——

读者们还记得旺中在谈话节目透过中国如何营救因颱风受困大阪机场的中国旅客的假新闻,抨击大阪办事处救灾不力,导致前大阪新闻处处长苏启诚承受不了压力而自杀,事后旺中不仅没有为假新闻正式道歉,更转移焦点指称苏处长自杀的原因是驻日高层施压。

日前《中国时报》更是完全凭空杜撰头版头条,报导李远哲主导副总统陈建仁抢夺中研院院长一职。当各家媒体大肆报导这几天的高雄风灾,新闻画面和民众自行拍摄的影片不乏公车、汽机车泡水,水淹及半身高,大楼地下室严重浸水等等,旺中的新闻报导彷彿是平行时空,大言以前淹水要半天才退,现在三十分钟不到就退,足见韩国瑜治水成功。

有兴趣的读者请输入「中天假新闻」估狗搜寻,高达六千多万条结果提供充分的素材了解旺中和假新闻的深厚渊源。

四、针对特定人士的恶意——

2011 至 12 年总统大选期间旺中主打宇昌假案构陷蔡英文,大家应该还记忆犹新。2012 年当时的黄国昌与其他学者和公民团体推动「反媒体垄断」(反对旺中集团併购中嘉系统),旺中新闻照三餐修理黄国昌,甚至连黄在路边抽烟都可成为一则新闻。

太阳花运动期间更极尽所能刻意传送各种片段的负面影像带风向,包括议场内的啤酒和东倒西歪的睡姿。日前国民党初选期间,旺中更是极为频繁地攻击郭台铭,介入国民党党内初选的用意不言可谕,对于蔡英文和民进党人士刻意的负面报导自然不在话下。

五、中国的传声筒——

大肆美化中国的政经形势和政策,包括对台湾的一国两制方案,甚至连中方军机越国海峡中线严重侵犯我国领土主权,或者在中国东南沿海军演企图恫吓台湾,旺中(特别是谈话节目)竟然会宣称海峡中线是虚构的,甚至大力讚扬中方军容壮盛。

在六四週年期间,旺中新闻的搜寻系统全面封锁六四相关新闻报导,当全球社会都在关注中国在新疆集中营违反人性的罪行,旺中新闻当然完全消音,而近日香港人一次又一次的百万人抗争反对逃犯条例修正案(俗称的《送中条例》),旺中更是大力吹捧修法的正当性,强调「没有犯罪怕什幺」,诸如此类的情事不生枚举。

当然,旺中在法律层面对于《金融时报》的报导的确有权提出诉讼,但平心而论,中国国台办是否事必躬亲下指导棋不是重点。在极权体制的权力运作下,「老大哥」已经不需要耳提面命,他的命令或意志已经被内化成一种自动装置,旺中就是那自动装置的一部份,想的说的做的都完全顺从中国老大哥的意志。

出席旺中诉讼记者会的国民党立法委员沈智慧强调,他是为了老东家《中国时报》的声誉声援旺中,时空错置颠倒是非的发言令人感到困惑。如果她真的是要捍卫老东家《中国时报》,她更应该强力批判现今的旺中完全背叛了余纪忠先生所创设的《中国时报》。

当年的余老先生即使具有中国国民党员身份,仍然秉持文人风骨,敢在戒严高压时期声援因言论自由受到当局打压的陶百川先生。民进党在一九八六年成立的时候,余先生也能突破重重难关加以报导。

旺中的背叛归因于蔡衍明狭大量资金在马英九执政时期,从中国班师回朝併购中字辈媒体,完全扭曲旗下媒体的专业运作方式,

旺中总裁蔡衍明并不讳言收受中国资金购买新闻,日前更是带领六十多人参访团出席两岸媒体高峰会聆听中国官方训示。团员不乏多次发表辱台言论的「高级外省人」郭冠英、统战刊物《祖国文摘》主笔和已被中国收买开始播放中国国歌的南部地方电台负责人。

《思想坦克》健全台湾公民社会,从下架旺中开始

诸如此类的状况说明国台办有没有打电话给旺中高层下指导棋已经不再是重点,红媒不会自称是红媒,连极权中国都自称自己是全球最大的民主体,红媒也不需要抹红,红媒毫不遮掩的就是红!

从笔者自己的体验来说,读过余纪忠先生时期的《中国时报》的读者看到继承者旺中沦落至此,该是多幺感伤,那时的《中国时报》是多少知识青年的精神食粮!旺中旗下的新闻让人彷彿置身小说《一九八四》的情节之中,

即便单纯从商品消费的角度来说,许许多多消费者对其言论商品表达不满,作为商品製造者的旺中内部仍然我行我素、有恃无恐,无心改善商品品质,对于未经查证甚至刻意偏颇扭曲的报导不曾有深切的检讨,不仅媒体自律机制和公共道德蕩然无存,更无心与公民社会对话,动辄对质疑者兴讼恐吓。

中国透过大量的金钱买通、渗透各国媒体,利用民主体制的脆弱性由内部腐蚀民主体制,早已引起全球社会注意。加拿大、澳洲等国都已订定法令防治中国的渗透,台湾不管是被假新闻攻击和中国渗透的国家名单里,都算是超级重灾区,我们是否準备好採取防卫和反制行动呢?从积极面来说,解铃还需繫铃人,归根究柢还是需要旺中内部有专业道德的人站出来,发挥媒体自律精神,反抗高层的操控。

如果这样算是不切实际的乌托邦幻想,NCC 就不应该再怠忽职守,不能只是开几张不痛不痒的罚单,必须向旺中传递明确的讯息,他们已经逾越民主体制所保障的言论自由,重罚、停播甚至撤照都应该有断然的处置。公民团体和旺中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将近十年,近日更有大学生团体发起拒看旺中和拒绝假新闻的行动,要求旺中回应公民社会的诉求。

《思想坦克》健全台湾公民社会,从下架旺中开始

如果旺中持续以兴讼回应、恐吓公民社会的要求,公民社会恐怕还是得集结更大的力量,直到下架旺中、直到旺中退出台湾言论市场为止!

我们的目标并非下架任何特定媒体,而是为了强化民主体制,健全公民社会免于扭曲、胁迫和恐惧的言论和思想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