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了解国民党历史,就知道韩流必退

本文作者为翁达瑞,原文标题:了解国民党历史,就知道韩流必退,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国民党的总统初选已经结束,韩国瑜胜出,郭台铭居次,朱立伦第三,王金平则在开赛前就宣布退出。这是国民党第一次真正的总统初选,值得人民肯定。问题是,威权的国民党没有「由下而上」提名文化,各方势力公开竞争的结果,就是统治基础的裂解。以下我将就国民党在台的统治历史,分析这场总统初选的后遗症。

《思想坦克》了解国民党历史,就知道韩流必退两蒋政权的统治基础

国民党撤退来台时,带了将近两百万的军民。这群新住民及其后代,主要散布在「军公教」各阶层。这是蒋家父子统治基础的第一个区块,后来还增加了被驯服的台籍知识分子。

为了加速经济发展,国民党採行「重商轻农」的政策。原本小规模经营的本土企业,还有迁台的外省企业,渐渐发展为可以左右政策的财团。虽然蒋家父子与财团保持适度的距离,财团是他们统治基础的第二个区块。

在实施铁腕统治的同时,蒋家父子也笼络听话的地方仕绅。透过基层选举的操兵,以地方仕绅为中心的社会网路,渐渐形成地方派系。儘管蒋家父子也与地方派系保持距离,这是国民党统治基础的第三个区块。

李登辉与外省族群的疏离

蒋经国过世后,李登辉并未完整继承蒋家父子的统治基础,主要是外省族群的出走。国民党内的外省族群曾多次挑战李登辉的统治,从最早的「主流」与「非主流」之争,新党的成立,陈履安与郝伯村分别投入总(副)统直选,到最后的宋楚瑜脱党挑战连战接班。

为了对抗外省族群的挑战,李登辉脱下国民党的白手套,直接与本土财团和地方派系接触。可是本土财团与地方派系的掌握,尚不足以巩固李登辉的统治基础。仗着他的「省籍」优势,李登辉又顺势收服了部分反国民党的台派势力。

在李登辉主政时期,蒋家父子的统治基础已实质分裂,当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陈水扁。在三方竞选的情况下,陈水扁接连当选台北市长与总统。陈水扁的当选并未激发国民党团结,连战反而把败选的责任全加在李登辉身上,造成国民党台派势力的出走,并推举李登辉为精神领袖。连任后的陈水扁又收服了一些地方派系,进一步削弱国民党的统治基础。

马英九双杀地方派系与外省基层

李登辉将政权交给陈水扁,倒是促成外省族群的团结。这股的「反李、反本土」外省势力第一次操兵,就是红衫军的倒扁运动。红衫军巧妙的把「省籍对立」包装成「清廉对抗贪腐」,接着马英九又把「黑金」的标籤顺势贴在王金平身上。

马英九为国民党夺回政权后,出走的外省族群重新归队。马英九当选的功臣,还包括民进党执政期间「挨饿八年」的地方派系,加上「不得其门而入」的企业财团。蒋家父子为国民党建立的三大统治基础,再度团结在马英九的领导之下。

可惜的是,自恋的马英九缺乏领导能力。在他八年的任期,外省籍的马英九并未拉近他与地方派系的距离,反而一再以黑金羞辱他们。为了塑造清廉的个人形象,马英九删除退休公职的年节慰问金,还研议军公教年金改革。虽然财团对马英九依然支持,地方派系与外省军公教对马英九的怨怼已深,导致朱立伦在 2016 的大选溃败。

朱立伦与外省基层的恩怨

马英九的年金改革倡议,让隐藏在国民党内的阶级矛盾浮出檯面。从两蒋到李登辉,国民党的统治有个规矩,那就是高层在吃香喝辣之余,都会留点剩菜给基层。马英九倡议的军公教年改,打破了这个统治传统,让党内的阶级矛盾檯面化。

在 2016 的总统选举,外省军公教基层力挺洪秀柱参选。洪秀柱获得支持的原因,除了她的大中国情结,还有她外省军公教基层出身的背景。洪秀柱的胜出引起党内本土势力的反弹,因为支持洪的外省族群一向视地方派系为黑金代表。

地方派系的反弹引发后来的换柱戏码,迫使外省军公教基层再度出走国民党。取而代之的朱立伦跛脚上阵,只剩下财团与派系的支持,最后大输蔡英文三百多万票。对换柱戏码不满的外省军公教族群,则转而支持插花参选宋楚瑜,让国民党流失超过百万张的选票。

分裂国民党的总统初选

在去年地方选举之前,朱立伦被公认是国民党夺回政权的首要人选。民进党的年金改革凝聚了外省军公教基层的士气,这是朱立伦再战蔡英文的最大本钱。加上原有的财团与派系支持,朱立伦再战 2020 的胜算颇高。

问题是,国民党的外省基层并未忘怀朱立伦换柱的过往。在 2020 的战局开始之前,年改受害的外省军公教已经有了支持对象,那就是同属基层出身的韩国瑜。把韩国瑜送入高雄市府后,这群狂热的韩粉还要把他送进总统府。

韩国瑜的崛起,让自认正统的党国权贵觉得不是滋味。

瞧不起韩国瑜的党国权贵,于是策动具有财团背景的郭台铭参选。而自认在高雄有战功的王金平,也期待韩国瑜投桃报李,早就宣布投入 2020 大选。面对支持者的劝进,韩国瑜则是欲迎还拒,以鸭子划水的方式準备参选。

朱立伦原来的计画,就是统领党内三股势力再战蔡英文。未料外省军公教、企业财团、和地方派系这三大区块,分别出现自己的参选人。在韩国瑜、郭台铭、和王金平的夹攻之下,本来是储君的朱立伦最后被彻底边缘化了。

在国民党初选开始前,自认有恩于韩国瑜的王金平就宣布退出,因为他能动员的地方派系已倒向韩国瑜。财大气粗郭台铭则以悬殊的差距落败,证明有钱未必能使鬼推磨。被边缘化的朱立伦果然退居老三,未来只能期待韩国瑜关爱的眼神。

韩国瑜大选的隐忧

这次的总统初选,证明国民党已经没有可以「服众」的领导人。两蒋建立的三个统治区块,都有人出面挑战储君朱立伦。韩国瑜的胜出,将使国民党的内部矛盾深化,成为他大选时的隐忧。

虽然韩国瑜在初选胜出,大选时他将面对「鸡兔不同笼」的问题。韩国瑜的主要支持者是外省军公教与地方派系。党内的这两股势力本来就没交集,甚至彼此看不顺眼。在大选期间,这两股互有敌意的力量如何共存,这是韩国瑜的挑战。

郭台铭的落败还给韩国瑜带来两个难题。一是瞧不起韩国瑜的党国权贵将何去何从?回头支持韩国瑜,冷眼旁观,甚至另寻支持对象?二是企业财团信得过韩国瑜的执政能力吗?他们愿意把庞大的身家,託付给一个曾「闲赋在家 17 年」的地方型政治人物吗?

王金平也是韩国瑜能否赢得大选的变数。王金平退出国民党的初选,係因韩国瑜的参选吸引部份地方派系的倒戈。地方派系对韩国瑜的支持,係建立在他超高的人气。万一韩国瑜的人气下降,以自身利益为重的地方派系很容易就琵琶别抱。虽然王、韩没有公开撕破脸,届时王金平极可能袖手旁观。

对韩国瑜真正死忠的支持者,只有年改受害的外省军公教族群。这样的选民结构会让韩国瑜看起来像「黄复兴党部」的候选人。黄复兴党部的选票有限,不仅无法让韩国瑜当选,还会吓跑背景不同的支持者。

结语

依照国民党过去「由上而下」的决策机制,2020 总统提名应是吴敦义与朱立伦两人之争。不论最后谁出线,国民党的统治基础不会崩裂。在首次的总统初选,两蒋建立的三个统治区块,竟然真刀实枪互相砍杀。

在国民党分裂的情况下,韩国瑜初选的民意支持,应该就是他大选得票率的上限。韩国瑜的声势只会往下降,问题是他的谷底在哪里。儘管如此,换柱的戏码不会重现,因为韩国瑜背后有一群狂热的韩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