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视野狭隘的歧视性专法

本文作者谢世民,原文标题《公投第12案施行法》就是一部歧视性专法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高雄韩国瑜市长日前说出「引进菲律宾人才,这恐怕对高雄人、台湾人心理冲击大,因为玛丽亚怎幺变老师了?」,立刻引发舆论批评,各界一致认为这是歧视言论。歧视,己经是一个绝多数人都不想沾上边的前现代污点,因此,韩市长旋即发表声明,强调那只是「口误玩笑话」、「绝对没有歧视菲律宾人民的意思」,但对自己的发言「造成菲律宾民众的误会不愉快」,他「深表歉意」。

也许有人不接受这种辩解,但韩市长的说法非常可能是真心的,许多人是愿意相信的。无论如何,韩市长这次的「无心失言」,再次例示了一项值得我们注意的区别,那就是:歧视心理与歧视言论是可以分开的两回事,一个人不需要在心理上或态度上歧视某个群体,才能讲出歧视这个群体的言论,否则韩市长也不需要道歉了。

《思想坦克》视野狭隘的歧视性专法

详言之,歧视言论之所以是歧视性的,其条件并不需要包含「说话者有意要歧视某个群体」。歧视言论之所以是歧视性的,乃是因为这样的言论在约定俗成的社会条件下「可以」被人用来「成功地」表达轻视、鄙视的态度(在这个意思上,歧视性是言论的客观性质、是被歧视者一听到就可以感知到的性质,否则想要进行歧视的人就不会使用那样的言论)。这表示说,当任何一个人说出歧视言论时,这个人此刻的心理是否存有歧视任何人的念头,并不重要。

準此而言,反对同性婚姻的人士,非常可能没有注意到上述那项区别,以至于他们因为在心理上自觉并没有轻视、鄙视(作为个人而存在的)同志,强调他们反对的只是同性之间的性行为、同志运动,他们就认为自己倡议的《公投第 12 案施行法》(拒绝让同性二人享有异性二人以婚姻关係为基础的权利义务)不是歧视性的法律。

但这样的思维模式是错的。因为根据大法官释字 748 号解释的意旨,《民法》由于未让同性二人享有异性二人以婚姻关係为基础的权利义务,牴触了宪法在法理上给予个人「婚姻自由之平等保护」的承诺。就《公投第 12 案施行法》而言,即使提案的立委诸公以及幸福盟的朋友在心态上或观念上并没有一丝轻视、鄙视同志之意,这部法律明显地无法补足《民法》的缺漏,因此仍然是一部歧视性的法律。

《思想坦克》视野狭隘的歧视性专法

这部法律的倡议者或谓「《公投法第 12 案》的法理效力高于释字 748 号解释」,因此不必担心将来违宪审查的问题。但这样的说法贻笑大方,法律学界和实务界(不论国内外)至今没有人敢为这样谬论辩护。当然,明智的立法者并不主张「《公投法第 12 案》的法理效力高于释字 748 号解释」,但不少立法者却坚持「选民最大」:既然《公投法第 10 案》(所谓的「民法婚姻规定限于一男一女结合」)已经获得了 765 万民意的支持,《公投法第 12 案》(所谓的「以专法来保障同性别二人经营永久共同生活的权益」)也获得了 640 万同意票,我们当然就要支持《公投第 12 案施行法》。

这种说法不啻是掩耳盗铃,故意迴避了释字 748 号解释的底线,那就是:

立法者为了谨守这个诫命而必须制定的专法名称是什幺,并不是重点;一旦《公投第 12 案施行法》无法满足这项诫命,这部法律就是违宪的法律,即使我们把名称改成《同性婚姻法》,我们也改变不了它违宪的事实。

因此,立法者务必谨记在心,切莫为了一时的选票计算而践踏了自己的职务尊严。大家除了选票,更要时时想到自己在中华民国「民权发展史」上的地位,也还要想想自己在(数量逐年增加的)更具包容态度、更愿意接受自由平等理念的民众心中是否具有正当权威。

若一部违宪的歧视性法律是多数选民想要的(虽然他们不认为这个法律是违宪的、歧视性的),立法者为了迎合选民的偏好就去制定这一部违宪的歧视性法律,那幺,立法者就很像在民权黑暗时期,那些为了迎合多数白人顾客偏好(不论他们是否在心理上歧视黑人,但就是不想要和黑人在同一间餐馆吃饭)的餐馆老闆:这些老闆,虽然自己并不歧视黑人,但却为了留住白人顾客而拒绝服务上门的黑人顾客,实际上做出了如假包换的歧视行为。

衷心期待我们的立法者能警觉到其中的类似性,及时回到释字 748 号解释的底线来制定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