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新欧盟如何看待美、俄、中

本文作者为赖怡忠,原文标题:新欧盟如何看待美、俄、中,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日前欧盟选出新的执委会主席,前任德国国防部长乌苏拉.范德赖恩(Ursula Gertrud von der Leyen)出任这个相当于欧洲总统的职位。媒体上多以七个孩子的妈来形容乌苏拉.范德赖恩,好像这个人除了育儿外没啥建树。但即使她的总理梅克尔都没投赞成票,乌苏拉.范德赖恩依然可以出线,这个发展背后的欧洲政治背景值得分析。

《思想坦克》新欧盟如何看待美、俄、中

这次欧盟议会选举结果,传统两大亲欧盟党团,偏右的欧洲人民党团(EPP)与社会主义者和民主人士进步联盟(S&D)席次大为衰落,两党团总共掉了 69 席。媒体对此一现象多解释为民粹力量的崛起,因为疑欧派的民粹政团总共取得 116 席,较上次增加了 38 席,担心欧盟会进一步分崩离析。

但因为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ALDE)席次也大有斩获,较上次增加 37 席,成为欧盟议会第三大政团。加上法国总统马克宏所属政团加入 ALDE,这使得马克宏总统透过 ALDE 席次,开始拥有对欧盟议会的喊价空间,降低了德国所主导的欧洲人民党团对欧盟执委会主席选举的支配力。为了取得 ALDE 的可能合作,欧洲人民党团不推举自己的主席曼弗雷德.韦伯(Manfred Weber),而改推举乌苏拉.范德赖恩。

乌苏拉.范德赖恩当选欧盟执委会主席对德国的意义十分重要,不仅这是德国人首度担任欧盟执委会主席,而且还是个中间偏右保守政团的德国人担任执委会主席。一般认为德国人如可被接受担任此职,必须是来自左翼的社会民主进步党团的候选人方能尽其功。

德国人首度担任欧盟执委会主席,表示欧洲可以接受德国人出任欧盟领导者,意味着八十年前的二战阴影逐渐消失,德国终于被欧洲再度认可。中间偏右保守政团的德国人担任执委会主席,则是心理疗癒意味较强,萦绕在德国人头上的「必须」左翼政治正确已经消失。做一个保守派德国人还是可以被欧洲如实的接受,不需要加上「我是德国人,但我也支持进步云云」等词彙以争取被欧洲认同。

此外,乌苏拉.范德赖恩毕竟是中间偏右的欧洲人民党团推出之欧盟执委会主席候选人。上次欧盟执委会主席选出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就意味着欧盟议会的权力在增加,欧盟会员国对于执委会主席的主导权在下降。这个趋势延续到这次选举,这使得欧盟议会对于欧盟事务具影响力的动能还在提升。在这个状况下,分析欧盟议会席次分配所代表的权力意涵就很重要,特别是欧洲人民党团。

坊间对于此次欧盟议会选举多以疑欧派民粹势力的崛起视之,这固然没有大错,可是疑欧派民粹势力并没有取得先前预期的席次,成长有限。传统两大党团席次的下跌也与自由民主党团势力,以及绿党力量的再起有关。这也是乌苏拉.范德赖恩在她争取执委会主席选举的演说时,会花费不少时间谈欧盟对气候变迁议题承诺的原因之一。

需要注意的是,欧洲人民党团席次虽然下跌,但依旧是欧盟议会最大的政团。

欧洲人民党团在欧盟议会的 751 席中占有 182 席,但中、东欧七国(奥地利、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就佔了欧洲人民党团(26 国)的 67 席次,超过三分之一。与上届欧盟议会相比较,就可以知道这个权力转移的现象。

在 2009 ─ 2014 欧盟议会中,欧洲人民党团握有 274 席,其中的 64 席是来自中东欧七国。因此可以想见,中、东欧国家对于欧洲人民党团,以及对于欧盟议会的影响力只会持续增加。

如果以其与疑欧民粹派力量的对比,更可以看出这个影响。相对于疑欧民粹派在传统西欧国家取得大幅斩获,中、东欧国家的留欧力量十分强大。这使得疑欧与留欧的角力上,留欧力量会日益仰赖来自中、东欧国家的支持。但有趣的是,布鲁塞尔与会员国的某些重大争议,却多是与中、东欧国家,担心这些国家的民粹趋势对民主治理的冲击。

例如因为移民问题以及民主治理,布鲁塞尔与匈牙利及波兰一直在争吵。匈牙利总理乌尔班(Orbán Viktor)甚至索性提出「不自由的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为自己的反自由措施辩护。金融家索罗斯为此公开要求应把匈牙利执政党踢出欧盟议会党团。

匈牙利执政党是欧洲人民党团的一员,索罗斯就是对欧洲人民党团主席直接要求,但匈牙利执政党团在欧洲人民党 182 席有 12 席,是相当具影响力的集团。而匈牙利也振振有词主张自己支持留欧,且自己的治理方式受到人民肯定(因为匈牙利在欧盟议会分配有 21 席,执政党就取得过半的 12 席,是会员中对其国内最具主导性的留欧政治力量)。有分析就指出,因此次选举后在欧洲人民党团与疑欧派在布鲁塞尔的对垒,会更需要匈牙利会员支持,这让曼弗雷德.韦伯左右为难且左支右绌。

即便不提匈牙利,鑒于中、东欧对于欧盟议会与欧盟事务的发言权日高,理解这些国家的态度是很重要的。日前斯洛伐克智库 Globsec 发布的中、东欧趋势调查「Globsec Trends 2019: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30 years after the fall of Iron Curtain」就很具有参考性。

在这份对中、东欧七国的民调可以发现,这些国家对于欧盟的认同很高,投票时也宣称会有八成支持留欧,也都支持北约的存在。但对于俄罗斯的看法则出现较大分歧。波兰、捷克、罗马尼亚都有过半认为俄罗斯是安全威胁,但匈牙利、斯洛伐克与奥地利认为俄罗斯是威胁者都不到四成。最靠近俄罗斯的保加利亚甚至只有 9% 认为俄罗斯是威胁。

在对自己国家的价值认知上,中、东欧国家都有起码超过六成认同自己国家的价值与欧盟更接近,但保加利亚、斯洛伐克、匈牙利等国认为自己国家的价值与俄罗斯接近者,比与美国接近者高。

而中、东欧国家无一例外,都不担心中国在其国内的存在,最关注者是捷克、波兰与奥地利。除了捷克有近五成外,波兰与奥地利的担忧程度都只有三成六。捷克民意对此的关切,应与其总统与中国千丝万缕的利益连带被媒体揭露有关。波兰则与中国没有达成其原先经济许诺,以及波兰强烈亲美的传统,因此对美中关係也相对更敏感等因素有关。

欧盟产生新的执委会主席,但在欧盟议会的主力支持者欧洲人民党团,却会变得十分仰赖中、东欧会员政党的支持。中、东欧国家对于俄罗斯、美国的立场目前看来十分分歧,固然有强烈亲美的国家如波兰、罗马尼亚与捷克,但更不乏显着认同俄罗斯价值的国家。欧盟近几年的自由与人权价值的发展,对于中、东欧有强烈宗教传统的国家(如波兰),也产生某种紧张关係。这个新组合使得十七年前被小布希政府国防部长伦斯斐称之为「新欧洲」,呈现与当年十分不同的面貌。

分析欧盟与欧洲的未来发展,除了持续关注德国的动向外,一般相信法国的态度与中、东欧国家的动态,会是掌握理解的钥匙。相对于「旧欧洲」困顿于疑欧与留欧的角力,新欧洲势力在欧盟的崛起,其在未来会以何种方式影响欧盟,欧洲自由开放的政治价值是否会出现变革,以及中、东欧国家是否还会持续其对中国经济的期待等,都是非常值得注意的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