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台语文复振,先从打造20%氛围做起

本文作者为夏途岛,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台语文的复振,有一些人在期待一步到位,好像只要政府一个政策强力推行下去,一切就会恢复正常,但现实就不可能。

《思想坦克》台语文复振,先从打造20%氛围做起

像演化论当中,虽然突变扮演了不小角色,但突变也是一次变化一个小地方。我们不可能一夕间就从全华语社会,变回全台语社会,应该先在生活中,从 10~20% 逐步加重台语比例,如同当年一步步从全台语,变成今天几乎预设全华语的社会一样。

我有一位朋友一开始都只和我说华语,即使我一直和他说台语,但他真的很坚持,一定都用华语回,他年纪比我大,明明也会台语,然而就是很坚持。当我全台语时,他也会坚持全华语,也许他感觉到那个刻意,因此张开了他的防护网。后来,我开始台华语混讲,过一段时间后,他好像忘记我在讲台语,他也开始有时冒出台语对话。当初,国语运动时,一开始人们也是台华语交杂,直到今天才变成全华语。所以要进入到全台语的状态,应该也要经历一段华台语交杂的阶段。

对于双方都很有意识的人,我们可以继续练习全台语,但是对于能力不够或戒心强的人,也许实践上应尝试使用华台语交杂来突破华语的网罗。不过,这都还是彼此本来就都是台语人的状况,现在比较大的问题,有很多年轻人日常生活台语的使用几乎等于零,而那个仅存的零点几,很多又只是髒话,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要在生活中使用台语可说举步维艰,与生活中使用英语一样不自然,除了极少数人特别有毅力有心,否则他们只会日复一日继续现在的华语人生,除非整个社会的氛围丕变,否则要他们转轨到台语日常,可说难如登天。

爱尔兰共和国自建国就很重视爱尔兰语的保存,学校也都有教学,可是爱尔兰语还是日渐萎缩,现在只剩西部很零星的几个小镇,人们会使用爱尔兰语。致使这种情况的发生,最大的原因是他们日常生活不使用。如果日常生活不使用,就算学校有教,也会变得像学外语,大多数人学过即忘。

比较好的例子是加泰隆尼亚,他们採取的是沉浸式教学,也就是不论教数学、教历史,教其他什幺课,全部都是使用加泰隆尼亚语做为教学媒介语言。未来如果师资足够,也许我们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在较中短期,至少可以发展一些示範学校。然而,目前我们还没有推行沉浸式教学的阶段,至少要先做一些事,如果台湾人在生活中已经不肯使用台语,在情感上疏离它,任何政策的推行都会滞碍难行。

我们过去的先辈们,用台语创作了那幺多歌曲,用台语做那幺多戏剧,包括布袋戏、歌仔戏,以及不少现代电视剧、电影,甚至也已经有了纯台语的文学创作,台语承载了那幺多我们的文化资产,如果台语死掉,这些东西都等于一夕间死去,再不为后人所理解。台语的复振成功是台湾文化建设一个最最重要的基础,如果台语无法继续活下去,我们立即失去一大块的精神宝藏。

而在我们因为长期被灌输对台语轻视的党国意识形态,致使今天年轻一辈大量失语的时刻,我们的社会需要对台语环境做复健,这样的复健不可能只靠学校教学,学校教学只不过类似医师针对病疾的治疗,治疗顶多是切除过去党国意识形态继续餵毒的管道,然而萎缩的手脚不可能因为不再被毒害,就能自动恢复以前的健康。

即使学校的母语教学,也不过是类似营养剂的输送,不活动筋骨,手脚就无法真正恢复行走工作的能力。既然是复健,不可能一下子就能跑百米,我们的台语环境一定是要从一小块渐渐扩大到全面,我们不要梦想一下子 100% 的台语社会,至少先做到每天对每个人都至少 20% 的台语环境吧!如果没有经过 20% 的阶段,怎幺可能走到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