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心是否还有不止于是涉身的部分呢?人类学家就在思考「扩散心智」这样的观念还有扩散心智之于社会脑演进的关联。罗宾.邓巴(Robin Dunbar)、克莱.甘博、约翰.高莱(2010)就说 [1]:

这几位学者又再提出,「扩散心智」这概念是以性质互异的多支学门为基础,主张认知具有涉身、内嵌(于社会)、外延、情境式 [3]、迸现的性质(Anderson,2003;Bird-David,1999;Brooks,1999;Clark,1997;Hutchins,1995;Lakoff & Johnson,1999;Strathern,1988;Varela et al.,1991)(2010,pp. 12)。这当中最主要的暗示便是讯息处理于身体、于社会都是扩散到个人之外的。

所以,从心落于何处的问题来看,这样的看法等于在说个人和他人的互动还有个人和他人的人工製品之间的互动,同都将个人的心推展到个人内在之外。「扩散心智的观念也就这样打开不小的机会可以去检视构造人科和人类社会的『社会-文化』关係。⋯⋯而人的认知逐渐朝物质世界、社会世界两边同时延伸的幅度,便能透露出生而为人到底是怎幺回事。」(2010,pp. 12-13)哲学家常以「外延」、「内嵌」、「情境式」等等词彙来描述心的源起超乎身体界线。例如罗伯.鲁柏特 [4](2009)就认为「内嵌模型(embedded model)强调的是表述行动、自我、自我和环境之间的关联。」(p. 204)另也有学者针对心延伸到身体之外的讯息处理系统作过热烈的讨论,是以人心超乎人体内在的理念作立论的基础(请见Clark,2011)。

在这里,对于心理既内嵌在周遭的世界也延伸至自身之外的讯息系统,同时还落在社会的情境当中,我们用的说法就是「存在于关係上的因素」(relational)。但重点是我们用「关係上的」这样的说法,是要进一步指心始终不断在和「外在」世界有互动和交际,特别是其他的人和其他的实存。这里说的「交际」(exchange)包含认知的讯息处理但不止于此。关係上的因素涵盖的不仅是运算(computation)方面的事,还包括「同步」和「耦合」[5],也就是所谓的「同频」和「共鸣」(resonance),像是让一个人的心智连接到一般叫作「他人」还有外在环境的心智和自我去,成为其中的基本的组成。

而心于「涉身来源」这一面,指的是生理身体和外在世界有互交作用的时候,于体内迸现的作用是遍及全身的,而不仅是头颅内的大脑活动而已。

而这样的主张,要是再把这一点加进来:心的主观经验说不定也是从能量流动迸现出来的,那就应该可以说,我们感觉得到自己体验到的内在躯体生命。有些人可能要申辩,说我们感觉得到主观经验是因为我们有意识,而意识是大脑的神经功能,特别是大脑皮质的「高层意识」(higher consciousness),例如自省和体内感受。

从这一点又再可以申辩说意识是落在「头部脑」之内的(相关的讨论请见Graziano,2014;Th ompson,2014;and Pinker,1999。反方的看法则认为意识不单是从大脑来的,请见Chopra & Tanzi,2012;Rosenblum & Kuttner,2011;and Dossey,2014.)。

所以,我们就花一点时间想像一下,能量在身体不断源源流贯,而且在我们主观现实的感觉里,说不定还比「头部脑」在新皮质 [6] 所作的表徵更加直接——大家不都有过肠胃翻搅、肌肉紧绷、心脏狂跳的感觉吗?——所以,这会不会是有一种「身体意识」(body consciousness)在让这种全属涉身的主观在源起的部位就教我们感觉到了?要是再将主观的源头放得更大,超出身体体表之外,像是在潟湖潜水的时候感觉身体在鱼群和海龟之间浮游,这真的就是从头部来的意识还是别的什幺呢?这说不定是我们对身体能量更直接的体验,而和头部内由神经放电来作代表的关係还比小。换句话说,这可不可以说是「身体感」(body-sense)呢?意思是,我们的意识和主观经验也会有从躯干来的。要不然就是从脑皮质来的意识觉察到身体是潜在海水当中,也觉察到了海水,但这是纯属头部所有?后者千百年来一直是医学站的立场,也是科学一般的看法,说不定还是正确的。

麦可.葛拉齐亚诺就说这样的看法「二千五百年来一直是神经科学的跳板」(2013,pp. 4)。只是这样的主观经验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即使意识的经验是脑皮质建构出来的,但我们觉察到的这些主观质感会是不是它自创的呢?讲得简单一点就是,躯干的输入和外界的输入同是刺激源,各自输送讯息到脑部去。我们以为自己完全泡在潟湖的水里,是我们自造的错觉,但其实我们是在摄影的相机里面而不在摄影的场景当中。所以,这一路线的推理目前是走向心的源头是在自身之内的——也就是说,人心算是「内神」搞出来的独脚戏,没有「外鬼」帮忙。

然而,纵使意识还有我们得以觉察到主观经验的源头确实雄踞在我们的肩膀上方,不在觉察範围内的讯息处理却纯属涉身。心的这三大方面——意识及其主观经验还有讯息处理——所在的部位既在我们的「头部脑」之内,也涵盖身体各器官的神经网络以及整个身体。就像前一章讲的那样,我们对自己的感觉既然是心理的一项功能,便至少算是我们全身的产物。从这样的观点来看,我们自己以及其所源出的心灵,是以身体体表为界线的。

而接下来提出来的看法,可能会把这想法又再扩大出去。心的整体有没有可能不仅是自身之内的事而已呢?即使意识真的是「头部脑」的产物,甚至是整副身体的产物,依我们的界定,心就不止于意识、不止于主观经验,也不止于讯息处理而已。心应该也包含自动组织,也就是从能量流动的複杂组织当中迸现出来的作用,而且如前所述,不以头颅或体表为限。所以,心的自动组织不是单由头部或是躯体在唱的「内神独脚戏」。

所以,我们回头去看看心的其他方面好了——也就是讯息处理、意识、主观经验,看看这些在个别的人身之外是不是也找得到源头;这时候很可能就会牴触到一般人根深柢固而且禁锢我们看待世界的一些想法了。我们的认知滤网所说的心,大致不脱:心是内在的运作。这样子看,就表示我们是自己的心的主人。有些人是把心划归到大脑,但我们也已经把心的源头扩张到整个躯体。

现在再来鬆开这些常见的建构滤网,让上行流动可以迸现得更通畅。这就有劳大家努力去迎进输送来的感官经验,尽力放任感官经验迸现,而不要随便让下行的建构去左右我们以为什幺是真的、是正确的,什幺是教育还有社会觉得可以接受的。这固然不是人人简单就做得到的事,但多少试一下。这事情的难处,有一部分就在于不要去感知、不要去构想、不要去相信、不要去思考,单纯感受就好。但即使是这样,其实也还是在建构——因为这是运用输送这一建构出来概念在努力去感受而非思考。但还是尽力放手去做,看看能不能把自己的心转换成尽可能去作直接感受就好。这便是尽力抢在「感受之前」迎进当下,安住其间。

注解

[1] 扩散心智(distributed mind): 罗宾. 邓巴(Robin Dunbar;)、克莱. 甘博(CliveGamble)、约翰.高莱(John Gowlett)几位学者在《社会脑,扩散心智》(Social Brain,Distributed Mind)书中将「社会脑」和「扩散心智」划分开来,人的大脑位在头颅里面,人的心却不以大脑为限,是活在一个个人心理错综交织起来的社会网路里面,人的认知就在网路当中扩散,知识也就不单是在个人身上也在连接起一个个人心理的社会角色和指标性人工製品上面。

罗宾.邓巴(Robin Dunbar;1947-):英国人类学家、演化心理学家,专攻灵长类行为。也以新皮质层的大小为基準,计算出「邓巴数」(Dunbar’s number):一个人能和多少人维持人际关係的数目上限,一般认为是一百五十人。克莱.甘博(Clive Gamble;1951-):英国考古学家、人类学家,有英国第一考古学家之誉。约翰.高莱(John Gowlett):英国生物、文化人类学家、考古学家。

[2] 人科(hominid):文中引文于邓巴等人原着本作hominin,于下一段引文则变成homonin,恐属舛错,衡诸本段引文见诸其他学者着作用的都是hominid,故採用hominid,译作「人科」。

[3]

外延(extended):就是安迪.克拉克说的「外延心理」,往往也叫作「外延认知」(extended cognition)。内嵌(embedded):就是「涉身内嵌认知」(Embodied embedded cognition;EEC)。「内嵌」的观点是认为身体和外在环境的交互作用对于一人採取的行动是很大的束缚,由此进而会再影响认知。所以,「涉身内嵌认知」就是主张人类的智能行为(intelligent behaviour)是从大脑、身体、世界三方的交互作用当中出现的。世界不仅是人脑施展身手的游戏场,人类的智能行为要从大脑、身体、世界三方同时求解才算周全。情境(situated):「情境认知」(situated cognition)主张认知无法脱离实际操作,人类的知识一概落在社会、文化、实物的情境(context)当中无法切割。

[4] 罗伯.鲁伯特(Robert Rupert):美国科罗拉多大学(University of Colorado,Boulder)哲学教授,专攻心智哲学、认知科学、语言哲学、科学哲学。

[5] 从计算机技术革命带出来的理论,认为人类的心智就是一套运算系统,而叫作「心智运算理论」(computational theory of mind;CTM),在一九六○、七○年代的认知科学研究扮演重要的角色,不过近年频遭质疑。

同步(entrainment):指「脑波同步」(brainwave entrainment;brainwave synchronization)或是「神经同步」(neural entrainment)指大脑的脑波对于外在刺激反覆出现的规律会自动同步,这样的刺激以听觉、视视、触觉为多。耦合(coupling):指「神经耦合」(neural coupling),指两个人脑中的神经放电型态相同,科学研究发现讲故事是沟通利器,就在于一个人在听故事的时候神经放电的型态会和讲故事的人一样,人脑中的「镜像神经元」(mirror neuron)会在听者、说者的大脑带出一致的脑波。

[6] 新皮质(neocortex):位于哺乳动物大脑脑半球顶层,属大脑皮质,和高等功能如知觉、运动指令、空间推理、意识及人类语言有关。

相关书摘 ▶时间的本质?怎幺看待过去、现在、未来,攸关心理的安适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心脑奇航:从神经科学出发,通往身心整合之旅》,心灵工坊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丹尼尔・席格(Daniel J. Siegel)
译者:宋伟航

曾经,科学家时髦的宣称「『心』,是大脑运作出来的!」但以研究「第七感」着称的大脑神经科学家席格博士却反驳道:「绝非如此!」

在本书里,席格博士将领航一场探索「心」的深度旅程。他在神经科学的基础上引入系统观、量子物理学的概念,指出心是「能量讯息的迸现」,并与社会学、心理学、宗教哲学对话,一步步往科学所陌生的灵性疆域冒险。我们将发现,心之能量不只流动于大脑与身体内,更川流于人际,甚或大社会、大时空之中,与人生、与万物休戚与共。

席格博士也是一位情感丰富的科学家,他在书中以自己的生命故事引领读者觉察自身的心理生命。如此理性又感性的旅程行来,时间的感受动摇了、生死的界线模糊了。「心」原来是渺小又巨大、既当下又永恆的存在:逝去的人「活在我心中」,竟可能是真的!「我」的心,竟也是「我们」的心!旅程的归向,是洞悉心思混乱、僵化之处,整合小我与大我,安住当下,寻找生命的出路!

《心脑奇航》:心不只源于脑与意识,也不只涵盖全身